您的位置 : 樂樂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打死我也不上天

更新時間:2019-06-25 22:23:11

打死我也不上天 連載中

打死我也不上天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貳月貳捌分類:仙俠主角:白決白玉容

新書推薦,《打死我也不上天》是貳月貳捌傾心創作的一本仙俠類小說,主角白決白玉容,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前世,白決兢兢業業地求仙問道,歷盡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大是大非,終于被逼瘋。灑金血,剜仙骨,散盡三千功德,魂飛魄散,鎮壓朔方。救苦救難一世,死無葬身之地。然而,何方“神圣”與他卷土重來之機?陰謀?陽謀?我...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半面秋風掃落葉。

白決稍做思索,大約是覺得自己如若不吃個饅頭便會直接餓得橫死當場,就橫下決心動作麻利地伸手,拐出一個饅頭叼著,又一手抓著一個地轉身就跑。

翻墻落地,熟練非常。

然后,他就看到了黑壓壓的一片人頭,每一個人都在看著他,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怕是整個村子的人都在這兒了。

白決愣住了,叼在嘴里的饅頭差點沒掉下來,但他還是及時撈住了這個饅頭。

這什么情況?

幾個意思?

他一邊嚼著饅頭,一邊試圖冷靜道:“諸位鄉鄰,你們這是要干什么?”

打頭的拄拐老爺子,瞇眼細細地打量了白決一會,忽然舉起拐杖,大喊一聲:“拿下!”

烏泱泱的人群涌了過來。

束手就擒的白決很容易地被“拿下”了,并且四肢都被綁了起來,掛在扁擔上沿著荒徑顛簸地被兩個青年向什么地方擔送去。

仙道規矩,如非必要絕不可以對俗世之人傷害萬一。

白決一手按住被角,一手扶著饅頭,依然鎮定自若地閑想到:此地鬼氣森森,百姓卻行動如常,也不知是何等妖邪,自己這細胳膊細腿的究竟夠不夠它塞牙縫。

荒郊野嶺,衰草連天。白決被挑在擔子上晃晃悠悠,看著眼前倒置的不毛之地,心里奇道:這地方好生稀奇,極陰極煞,居然也不見個修士來占山為王?

朔風一吹,暗暗的天頂那一片火紅葉云蕭瑟地飄落。

白決詫異地扭頭,終于看見了一顆冠蓋遮天的楓樹。

剛剛還在奇怪,正主這就來了。

白決使勁兒用胳膊肘捅了捅一旁隨行看護的小伙兒,低聲道:“這樹怕不是成精了吧?”

小伙面黑,瞪了白決一眼,道:“你才成精!你全家都成精!這是神仙!神仙!你個破爛戶兒!”

到底是神,還是仙?

“……”

一陣妖風卷來幾張紅葉,全都糊在了被數落得懵住的白決臉上。

這樣一棵妖樹都能成神成仙,他也不用辛辛苦苦攢什么功德了,回頭找個坐地修煉便是,哪里還要腆著臉四處坑蒙拐騙忽悠來那三千功德?

“行行行,神仙,你說什么就是什么。不過,話說回來,這是哪里……”

小伙兒看個失心瘋似的看著白決,好在白決改修功德道多年,臉皮端得比城墻厚,只把那清凌凌的一雙眼睛反盯著人家,極為自在。

閱人不多的小伙兒哪里見過這等無賴人才,臉皮一紅,語無倫次地道出了此地何處,竹筒倒豆子連上百年的舊事都吐露得一干二凈。

此地名為興無,是個村落。方圓百里屬于桃源縣,乃是烏川河畔有名的貧苦之鄉。烏川自不周群山發源,大部分水域都在青洲之南,已經快要到了寧洲地界。

因著藏風聚水的天賜靈勢,桃源一帶四季如春,滿樹桃花年開六度,可正是因此桃源本也是最不利民生之地——光顧著開花了,不結果哪成?是以此地百姓每日不過是勉強糊口,賺個性命罷了。

更無奈的是,百年前有魔道修士相中此地,欲清地立派。限那些寧愿忍受貧瘠也不肯背井離鄉的鄉民十日之內離開,屆時若是還滯留在此,格殺勿論。

白決啃著饅頭,心道:這個來的魔道大爺還算是好脾氣的,要是來的是萬尸鬼宗的那些邪魔外祟,嘖嘖,直接鎖場放尸傀儡。別說小命了,全尸留不留得住都是個問題。

誰知道第十夜,星隕碧野,恰在興無落定。

次日一見,青楓如玉,高聳入云,十里同天。

那魔道來逞兇,卻被憑空降臨的“神仙”衣袖一招,收了!

原本抱定主意,一家人在故土等死的百姓見到這場景,連呼“神跡”,行跪拜大禮,恨不得五體投地。

也是在這些百姓殷殷切切的挽留下,感動了“神仙”,才讓他長留此地,沒有回歸天庭。

白決聽畢默默地思索著,這戲碼怎么就這般耳熟?

除了留下做駐地仙的這段,活脫脫一個功德道賺功德的套路啊!

至于什么神仙后來指引百姓採楓葉熬糖漿養家糊口,功德無量,立祠受香火,統統都被白決暫且放到了腦后。

莫非,這還是個同行?

白決張口欲要再問那小伙,聲音卻被一群從后方半路追出來的人給淹沒了。

眾人回頭一看,好家伙!舉鋤頭的怒目圓睜,扛大刀的滿臉橫肉,還有什么釘子耙子,更厲害的是抬著一大盆黑狗血來的。

怕是民間捉妖也就這陣仗了。

“你們干什么!”拄拐的老爺子被人從隊伍前端給背了回來,氣的吹胡子瞪眼,臉紅脖子粗。

人群呼啦啦散開,一個鼻青臉腫的大漢從里頭冒了出來,挺胸鼻孔朝天道:“吳老爺子,我們這是來替天行道呢!”

“你替什么天!行什么道!”老爺子朗聲道,“這里是楓神興無地界,哪里容得你們停鐘人放肆!”

白決瞇了瞇眼,卻又驟然雙眼圓瞪,有點小小的意外。

來的這個打頭漢子不是別人,正是昨日追債的三人之一。

只見那漢子將手一指,對著人群中的白決冷哼道:“這個邪祟,他昨日因債務口角懷恨在心,假借卜算之名咒我大哥二哥有血光之災,當夜使了些見不得人的手段,取了我大哥二哥的性命!這等傷天害理之輩,莫非吳老爺子還要包庇不成?”

天上下起了紅葉,紛紛揚揚,迷了眾人的眼。

白決所用的卜算之法,只是個大路貨,隨便扯個正經的散修來十之捌九也是一樣的結果。

改修功德道多年,白決自問什么脾氣都已經磨得一干二凈,這會子心上卻忽又生了些波瀾。

于是他抖了抖手,吹口靈氣松了麻繩,在扛扁擔、隨隊小伙兒們驚詫不已的目光中旁若無人地整了整衣襟,把滿手的饅頭氣味一甩,拂開眾人,擠到老爺子跟前,對著那打頭的漢子,對視一板一眼道:“你兄弟仨蒙難,在下深表同情,但這事兒確實與我無干。清者自清,我只問你一句,兄弟,你昨日是如何逃過一劫的?”

這吳老爺子瞟了白決一眼不知何故,居然非但沒有追究白決擅自脫逃,還幫了一句:“鐘祥,你倒是說說看,柏自在如何害了你兄弟?既然他害了你兄弟又如何能讓你知曉?讓你知曉后又如何不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了結了你?”

鐘祥自以為隱蔽地看了一眼人群后的一名叉腰悍婦,他本想尋個商量,可白決是誰?能漏過?

白決順著鐘祥的視線看去,見到一個尋常的村落婦道人家,腰臂結實,豐臀**。

他揶揄地一笑:“兄弟,怕不是受你娘子教唆了這番言論吧?”

在眾人耳中,白決這話不過是句無傷大雅的玩笑,誰知道這鐘祥臉色一變,像是急于掩飾什么似的,大吼道:“你不要胡說!我媳婦也是你能瞎扯的!你個妖道!還我兄弟命來!”

說著,鐘祥舉起柴刀就劈向站在他面前的白決。

“住手!”吳老爺子急了眼,但出聲歸出聲,沒哪個恰好在旁邊的人來得及攔下那柄雪亮的柴刀。

托柏自在的福,白決得了一副扶風弱柳的身子,用**修仙也就罷了,躲這一刀也是危急。

幸虧他久經險阻,瞬時反應,側身避讓刀鋒,還抬手一指點出正中鐘祥的虎口。

鐘祥還沒停住走勢,柴刀已經飛得老遠。

一聲慘呼。

眾人回頭,那柴刀竟仿佛長了眼睛似的砍在了鐘祥媳婦的肩膀上!

原本離那婦人近的幾個小兒登時后退幾步,臉嚇得慘白。

吳老爺子皺眉,柏自在是個體弱的后生,自打他來了他們興無落腳,就沒見他干過什么重活。怎么會有這等本事?

今日這事見了血,怕是不能善了了。但“神仙”有吩咐,不能讓“柏自在”丟了去,他還是得硬著頭皮試一試淌這趟渾水。

“鐘祥,你這可是當眾行兇!”

“誒呦喂,吳老爺子!明明是這柏自在被豬油蒙心下了狠手!啊,疼死我也!”鐘祥媳婦捂著肩膀上深見白骨的傷口,殷紅的鮮血從指縫里汩汩地流出,她滿臉的恐懼害怕臉都擰成了麻花。

白決卻不曾看那婦人一眼,只是一昧盯著鐘祥。

鐘祥的臉上無光,灰敗,看見自家媳婦受了這樣的無妄之災,不僅不動容,反而暗暗地透露出欣喜之意。

稀奇,實在是稀奇。

兩村的人鬧做一團,劍拔弩張,隨時都可能上手打起來。

吳老爺子嘆了一口氣,尋著白決這個軟柿子禍首,和稀泥道:“想必柏兄弟也不是故意的,柏自在!你快來跟人認個錯!”

白決掃了那名看起來凄慘極的婦人一眼,上前一步,裝模作樣地咳嗽一聲,張口就是:“對不住,鐘兄弟,在下就是故意的。”

原本要按戲碼反駁的鐘祥舌頭立馬打結,這、這也欺人太甚!簡直是厚顏**!

連興無村的一干人準備好了的說辭都被強行堵了回去,老爺子心頭一塞,差點兒一口氣沒喘上來。

白決笑瞇瞇地接著道:“這位可不是鐘祥的媳婦,既然不是鐘祥的媳婦,我為何要向他認錯?我確確實實是故意的。”

停鐘村眾人中一名性情風風火火的老婆子聽了,指著白決的鼻子就開罵:“你個小兔崽崽!老娘……”

“哪里有你這樣的人?不認錯也就罷了,還這般無賴!”

“呸!她要不是鐘祥家的,莫非你是?”

白決隨她們上問候祖宗十八代下寒暄子孫滿堂,左右他是孤身一人,父母俱無,師門屠盡,膝下唯一的一個兒子卻也不是自己的骨血。

好一個任爾東西南北風,我自巋然不動。

功德道的忍功向來是為仙道中人稱奇的。

白決輕輕地拂過被角,排開人墻,走到哭哭啼啼的“鐘祥媳婦”跟前,不容置疑地攥住了她的手腕,道:“別裝了,你還是老老實實地交代是怎么回事吧。”

那婦人抬頭,驚愕地望著白決,手上猛一用力,卻脫不出。原來白決握住了她的命門,并用了巧力壓制,除非她現原形,否則不可能逃開。

“不錯,有趣。”

這時候,天外傳來一聲突兀的笑語,白決與那婦人臉色俱是一變,雙雙抬頭,仰望著頭上的蓋頂紅云。

“誰?”

紅衣金繡,皂靴束銀。

“你祖宗!”

話音未落,那人翻身飛瀑直落,剛好在一處空隙站定。白決看了一眼,是個稚臉的小童子。

唔,真矮。

小童橫掃白決一眼,隨口道:“連個矮子都不如,嘖。”

讀、讀心術?

“誑你的,孫子哎。”

“……”

白決總覺得這小童的沖天發式有些熟悉,他師尊就是這樣的。可是,這小童的靈力神態并無半分肖似他師尊,再說他師尊情脈已斷更不可能與人育有子嗣。

所以,這個鬼童究竟是什么?

“我是什么東西,還輪不到你這小輩來揣度。不過,你的命是我救的,這你可記好了!我姓余名典,日后要你報答,你可別推三阻四唧唧歪歪的跟個小姑娘家似的!”說著,他轉頭抬靴兩步躥到那婦人跟前,一臂提溜起她的衣領子,流星錘般甩了出去,那婦人來不及動作便被丟了個正著。

“妖女!我的地盤也容得你撒野?”

四下里香風頓起,那婦人在衰草上滾了幾滾,化成了一名戎裝美人。戎裝短而暴露,腰上纏著一道長鞭,鞭子玄黑血刺上暗斂風雷之勢。而那個“鐘祥”居然就化作了一團飛灰,四散開來不知到哪兒去了!

她緩了口氣,反駁道:“無知鬼靈!你裝什么神仙!本座乃是桃夭仙子白玉容!這是本座的家事!哪里容得你插手?”

鬼童余典意味深長地勾起了唇角:“哦——可惜,實在是可惜。”

白決心虛地退了半步,恐怕原先的那位柏自在還有一番身世糾葛。

卻是不知,這個白氏與白決的娘親又有何干系?

場面還沒有緩和過來,就在眾人一片茫然之際,狂風大作,殷紅的落葉直飛,恍若萬箭齊發,尖指白玉容,毫不留情地殺了過去。

一言不合就動手。

白決頭疼扶額,他如今身比蒲葦,修為盡失,連個正經的功德道散修都不如,怎么當得了這等場面?

他只好跟著大流,一邊抱頭鼠竄一邊喊到:“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啊!別打啦!”

白玉容明顯不敵,抽出長鞭一甩,虛晃一招,趁其不備,曲指成爪,搶在白決之前就要勾住那來不及逃開嚇得大哭的稚童,脫身逃離。

“這個胖娃娃,本座就收下——”

戛然而止。

幸虧白決不知從哪里冒了出來,橫插一杠,極**的走位,擋了白玉容一爪子。白玉容沒有防備,居然真就沒抓住那稚童,直接消失離開。

余典收手,無波無瀾意味不明地嗤了一聲:“嘖,女人。”

白決忍不住開口:“前輩……”但他很快就后怕地想到了自己的處境,自保尚且困難,如何有能力救人?仙道強者為尊,也不知道他剛剛是不是惹得這位鬼靈不快了。

“那是停鐘的人,無論死活,我余典都是不管的。”

一個旋風將漫天飛舞的紅葉聚堆,滿地都躺著停鐘來的村民,死倒是沒死,昏倒是昏得徹徹底底。余典招呼人來將人送回停鐘地界,接著便扳起手抬步走到白決面前,挑眉打量了一會,方才開口道,“你這人,跟曲敖真是異曲同工。”

白決默然,世間之大無奇不有,何況鬼靈這類縹緲虛無之物。

你永遠都不能確切知道一只鬼靈的年歲,即使他長了一張嬰兒臉孔,誰知道對方是不是什么上古遺族?

是以這個余典怕還真有可能識得白決他師尊。

識時務者為俊杰。

“請前輩賜教。”白決俯身,避免低下頭看,顯得他蔑視前輩。

余典老懷甚慰地拍了拍白決的肩膀:“總算腦子沒毛病,幸好不像你師尊。”

……

人群散盡,紅枝臥斜陽。

“不知前輩是何方神圣?”

余典笑道:“忘了。”

“……”

如果可以,白決覺得自己大約會拂袖而去。

但他不能。

白決只好繼續試探:“莫非前輩有不可言說之故?”

“忘了。”余典繼續笑著,春光燦爛,朝陽明媚。

“……”

能講點道理嗎?

“不能。”

白決深吸一口氣,道:“前輩與我師尊,是否有何約定?”

余典坐在樹椏上,余暉照透了他的側臉,垂下碎發的陰影拉得很長,他伸手摸了摸白決的頭,笑而不語。

“我只能告訴你一件事,我知道你是誰,你從哪里來。你現在要做的,是殺了白玉容,她是凌天門覆滅的引子,也恰好是柏自在要求你殺的那個——**。”

白決死死地盯著余典,他的臉上是不變的淺笑,落日已全部沉入了大地,四野空曠,沒有歸鳥,沒有路人,更沒有蟲鳴。

夜色如潮水般蔓延,籠罩著長空,迷霧重重鋪展,讓人找不到邊際。

“前輩,我只有一個問題。”

“你吃了我的祭品,我為何要回答你?”

“……”白決理虧地頓了頓,想想還是厚著臉皮繼續問道,“前輩與我師尊到底什么交情?”

余典沉默半晌,終于沒有避而不談,回答道:“你師尊當年——”

白決認真地看著他。

“——跟我一塊玩命。”

“啊?”

“當然是別人的命。”余典的眼睛里流露出了難得一見的感**彩,“他負責接人,我負責丟人……說句實話,他接得挺好的……曲敖這人沒毛病……就是……老覺得紅配綠好看這個……太過分了……誒——可過分了!我跟你說!”

話頭瞬間就跑得沒影兒了。

“……”

白決果斷地轉身回家,還是洗洗睡吧。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這人能跟他師尊玩到一塊,毛病必定海了去的,不過倒也不至于害他。

今日救了那個無知稚子,他也算是日行一善吧?

桃夭手下無存者,皮肉皆去,白骨猶存,唉。

夜深,人靜。

柏自在那破得不可思議居然還沒有倒塌的茅屋里飄過一個黑影,它跳著出了門坎,影子一閃一折,直奔西面而去。

恭候多時,把自己掛在枝頭的紅衣鬼童嘆了口氣飄落在地。

麻煩來了。

小說《打死我也不上天》 第四章 興無神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腹黑小說
  2. 江湖恩怨小說
  3. 歷史小說
  4. 重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