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樂樂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荒莽血脈

更新時間:2019-06-25 22:28:34

荒莽血脈 已完結

荒莽血脈

來源:袋鼠書城作者:浪仔分類:玄幻主角:楊晨清璇

小說主人公是楊晨清璇的小說叫做《荒莽血脈》,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浪仔創作的玄幻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踏上找尋之路,感悟天道,荒莽海域兇險異常,卻也讓楊晨修為更加精純,甚至結交數位妖魔強者,坐而論道,感悟諸多。...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六章朱天馬家

“先祖,先祖。”

隨著楊奉仙消失,楊晨叫喊了幾聲,卻發現根本就沒有回應,他也知道,恐怕先祖所說的是真得。

“實力!”

一切都是實力,錯非自身沒有足夠的實力,怎么可能會被陷害呢?

怎么可能會被算計呢?

可,想來錯非被算計,進入到萬每股,楊晨也無法覺醒自身莽荒仙脈,讓得天道符石主動認主,締造出自身的通天法相,可謂因禍得福。

然則想到,馬長生居然算計他,讓他抵擋第二關的莽荒孤狼,推他送死,楊晨心里就充滿憤怒:“馬長生,這仇我一定會十倍,百倍奉還!”

停留了一天,嘗試了好幾次,楊晨發現腦海儀式空間里邊的通天法相,除卻模擬推衍功能以外,暫時無法做其他東西,根本就不可能如同傳說那般,法相一出,天地震動。

而且,楊晨還發現,模擬推衍功能也并非完全沒有限制,憑借他如今練髓三重天巔峰境界,每天也只能夠運用三次,根本就無法催動第四遍。

不過,能夠模擬推延三次,楊晨覺得很滿足了,這般逆天的本領,若是無所限制的話,那真得會遭雷劈。

修整了三天,楊晨旋即摘下第二關山谷入口旁邊的綠衍生靈果的果實,揣在懷里,旋即踏上通往第三關的石階。

雖說如今這過失對他沒有什么用處,但拿出去轉手,或者讓家人服用,卻也絕對是寶物。

數百米的距離,楊晨小心翼翼,生怕間中會出現什么危險。

萬滅谷,處處充滿危機,一不留神,永遠留在這里,那絕對是很平常的事情。

一段數里長的石階,終于看到前方一陣光明,出口在望。

“看來,第三關到了。”

心里這般想到,臉上帶著一陣淡笑,楊晨也加快步伐,走出石階,進入萬滅峽谷第三關。

第三關是否真和環境一般,需要生死廝殺呢?

心里這般想到,穿過石階,步入一個峽谷之內。

只見到,峽谷當中,鳥語花香,一片蔥郁,根本就不像幻境當中,那一片灰暗破敗、了無生機的模樣。

“這就是第三關所在?難不成,又是幻境?”

警惕地審視著眼前的一切,喃喃說了一句的楊晨下一瞬間否定,眼前一切定然不是幻境。如今修為恢復,戰力暴漲的他,自問這一片天地之間已沒有什么幻境能夠迷惑他了。

美輪美奐的峽谷,但楊晨卻沒有沉浸,而是緩步走上前,看看第三關的提示究竟何在。

步入峽谷,一道信息轟然沒入楊晨的腦海,瞬間讓他明白,這一關究竟是如何。

“萬滅谷第三關,三年之內,若能盡皆感悟峭壁上三招劍訣,當可離開萬滅峽谷,為我萬滅劍堂弟子!若限期之內,無法感悟透切,殺無赦!”

“第三關,居然是考驗悟性?”

接受這一道信息后,任誰都明白,峽谷主人是想要考驗他們的悟性,對于劍道的悟性。不然也不會在規定時間之內,限定他們必須要感悟峭壁之上的三道劍招了。

隨著楊晨尋找三招劍招之刻,楊晨也看到遠處數道身影在一塊石壁之前,或是盤膝修煉,或是手握精鋼長劍,在演練劍招,各自忙活各自的。

“千絕劍魔,萬天宇?”

看到遠處一名手里劍訣洶涌,仿若有著數柄長劍掌握在其手里的青年,楊晨一愣,不由驚呼道:“他居然也在這里?”

微微思量一下,楊晨也明白,恐怕在石壁之前的人,都是這三年來,闖過萬滅谷前面兩關,進入這里。

也就是說,這些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絕對不能輕易招惹。

“韓石,又有一個小家伙進來了。”

一個隨意盤膝端坐的滿臉胡渣子約莫二十來歲的青年,緩緩睜開雙眸,望了望緩步從峽谷入口進來的楊晨,笑著對身旁的一名揮舞著精鋼長劍,周身流轉著淡藍色天地精氣、滿臉冷漠的國字臉青年。

聞言,韓石收起揮舞著的殘破精鋼長劍,有些淡紅色光華的眸子隨意望了望楊晨,冷冷地說道:“一個愣頭青,不知道他有沒有這樣的資格活下去。”

“哈哈,那等一下試一試,不就知道了?”

胡渣子青年舌頭舔了舔嘴巴,眸子一陣讓人不寒而栗的光華閃爍而過,仿若毒蛇一般,讓人心悸。

另外四人也看到了楊晨,眸子都不約而同地閃爍過一股寒光,至于讓楊晨有些吃驚的千絕劍魔萬天宇撇嘴一笑,站起來,想要走過來,對楊晨出手一般。

雖說能夠闖過前面兩關,來到這里,都不是泛泛之輩,定然有一手絕活,如同千絕劍魔萬天宇一般,據說他巔峰狀態,一招之下能夠爆發出六十道劍光,籠罩周身,讓人避無可避。

可,如今凝練通天法相,修為恢復戰力暴漲的楊晨,練氣境界往下已無敵手,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畏懼。

若是他們不動手還好,要真得動手,楊晨倒是不介意大開殺戒,讓這些人知道,不是什么人都是他們能夠招惹的。

寒光微微一閃旋即收斂起來,楊晨目光也看到此刻盤膝修煉的馬長生,臉色一怒,殺意爆發。

就在楊晨望向馬長生的一刻,準備修煉的后者也發現前者,目光凝視過來,臉上一陣驚訝,目光閃爍,似乎運量什么計謀。

他可從來都沒有想過,楊晨居然能夠安然度過第二關,恢復巔峰修為。

這怎么可能?

不是說,想要通過第二關荒蠻孤狼的守護,至少需要三個練髓巔峰境界修為的武者才有把握嗎?

怎么他能夠安然通過考驗?

雖然心里充滿疑惑,然而心性了得的馬長生卻沒有表露半分,站起來,滿臉笑容道:“楊晨小兄弟,我果然沒有看錯人,你當真能夠安然通過第二關。可喜可賀啊!來......”

真沒有想到,世界上居然還有這樣的人,可以**到這一種地步!

前不久才陷害完他,現在卻若無其事地滿臉笑容,還一個兄弟前一個兄弟后叫喊。

果真夠**!

根本不和馬長生廢話,楊晨怒聲道:“馬長生,枉我還以為你當真和我一起對付荒蠻孤狼,居然就是要利用我,引開荒蠻孤狼的注意力......”

見到楊晨想明白,馬長生也不掩飾,奸詐一笑,**道:“楊晨小兄弟,話不可以這樣說。我可沒有說過我是什么好人,那純粹就是你一廂情愿而已,況且,你如此容易相信人,死了也是活該!”

最后一句話,馬長生滿臉玩味,根本就沒有打算認錯。

在他看來,利用楊晨根本就沒有什么,可以說,是后者的運氣。

原先準備要動手試探一下楊晨的萬天宇等人,見到兩人針鋒相對,似乎隨時動手后,腳步不由停下來,站在一邊,等著看好戲。

果然!

不等馬長生話語落下,楊晨身后精鋼長劍咻的一聲,在天地精氣操控之下,掌控在手里,寒光閃爍的劍尖遙遙指著前者,冷喝道:“既然如此,那我殺了你,也只能夠怪你學藝不精了。”

一旁的六人,看到楊晨頃刻之間就拔劍相向,原先在這里的六名青年嘴角都帶著一陣玩味,且并沒有人說話,而是袖手旁觀。

他們倒是想要趁機看看,心來的楊晨戰力究竟如何,有沒有資格留在這里了。

望著頃刻之間拔劍相向的楊晨,馬長生緩緩抽出背負著的精鋼長劍,冷笑道:“楊晨,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朱天馬家的厲害!”

根本就不等楊晨出手,馬長生腳下率先移動,手里的精鋼長劍,挽起十二道劍光,組成一道三瓣梅花光華,向著楊晨籠罩而下。

梅花點點,劍光凝練為花瓣,一旦被籠罩,將會直接面十二道劍光,非硬抗不可。

“人品低階劍法——梅花弄!”

凌厲的劍法籠罩,楊晨眉頭微微一皺:朱天馬家在御劍宗,可是有些實力。可為何,馬長生還是被丟進萬滅峽谷呢?

心里雖然疑惑,然而楊晨腳下卻絲毫都沒有半點停留,身影仿若踏著云彩一般,手里精鋼長劍,僅僅只是一劍爆發,仿若一道云彩,籠罩梅花劍光。

毫無花銷,一劍千鈞,力壓而至。

“鐺!”

劍光碰撞,力量撞擊,楊晨腳步一陣后退,眉頭緊鎖。

馬長生這家伙,絕對是練髓三重天巔峰境界的存在,若非如此,怎么可能抵擋住他五成戰力,數十匹狂牛的力量攻擊呢?

就在楊晨腳步后退之刻,丹田紫府當中的通天法相一陣運轉,在沒有任何心法支撐之下,將馬長生攻擊而來的一劍,完全剖析出來。

果然!

只要修為范圍之內,任何功法,只要見識招式,通天法相都能夠模擬,完全推衍出來,甚至推衍出后續變化。

心里一陣喜悅,但楊晨卻古井無波,腳步一定,手里長劍,再次一道淡紫色云彩彌漫,劍光洶涌,仿若波浪涌動一般,向著對面剛剛站穩的馬長生劈裂而去。

怎么會這樣?

這小子怎么可能會強悍如斯?

見到自身一劍之下,不但沒有淘到任何的好處,甚至還后退幾分,自知力量遜色不少。

面對著楊晨再次出手,那一道籠罩而來的淡紫色云彩,馬長生臉色更加難看,然則身影也沒有任何停留,腳下玄妙不發踏出,劍光閃爍。

一瞬之間,兩大練髓三重天巔峰境界的天才強者,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動起手。

翹手而立萬天宇看到楊晨一手使用出來的翻云劍,臉色一陣忌憚,輕聲說道:“翻云劍法,幸好剛才沒有出手,不然還真得可能會陰溝翻船了。”

翻云劍法,以連綿不斷見長,如云彩一般,可柔可剛,奧妙無窮;每一個能夠修煉翻云劍法成功的雜役弟子,都絕對是雜役弟子當中最出色的一員。

雖說萬天宇并非畏懼楊晨,只是不知道對方底勢之前,旗鼓相當,可能會出現一些變故。

先前盤膝端坐下來的胡渣子,目光如電一點,凝視著楊晨和馬長生兩人的交戰,威嚴的臉上也是一陣陣光華閃爍而過。

“看來,這一戰難料了。”

之前,他們就曾經試探過馬長生,雖說后者實力并非比他們強,然而他們勝負也在一招之間,不然六人怎么會讓其留下來,參悟石壁上的劍訣。

如今,楊晨的實力看起來,比起馬長生還要強橫一籌,也讓他們明白,又是一個狠角色進來了。

劍光閃爍,仿若紫云一般的劍光,完全壓制著白色梅花點點劍光,馬長生完全落入下風,唯有死守。

越是糾纏下去,馬長生越加感覺到楊晨功力婚后,戰力強悍,立時他也知道,如若不運用出強大劍訣,根本無法取勝,甚至可能越戰越危險。

“停。”

抵擋住楊晨紫云劍光,馬長生向后退卻,喝道:“楊晨,你我并沒有什么深仇大恨,何必弄得不死不休,讓別人得到便宜呢?”

“休想。”

楊晨冷喝道:“既然你想我死,那我就要讓你先死。便宜別人,那就便宜別人吧。”

劍光根本沒有停留下來的意思,依舊化成一道道劍光,想著馬長生劈裂而去。

既然馬長生想要他死,這生死之仇,怎么能不報呢?

“鐺。”

抵擋住楊晨強橫的一劍,虎口一陣疼痛,馬長生眼眸一轉,連忙高喝道:“諸位,這小子身上擁有離開萬滅谷的玉符,大家想要出去話,就一起出手吧!”

小說《荒莽血脈》 第六章 朱天馬家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江湖恩怨小說
  2. 架空小說
  3. 寵婚小說
  4. 青春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