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樂樂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彭祖者,道祖也

更新時間:2019-06-25 22:39:30

彭祖者,道祖也 連載中

彭祖者,道祖也

來源:書叢網作者:被她氣死分類:玄幻主角:篯鏗嫦娥

《彭祖者,道祖也》是被她氣死傾心創作的一本玄幻修真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篯鏗嫦娥,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彭祖,原名篯鏗,夏朝人,是中國歷史上最懂得養生的人,史載壽命800歲,彭祖是中國的氣功祖師(引導術),也是中國最早的性學大師,他所創的《彭祖房中十三式》被沿用至今,只不過現在人只注重他那種愛的姿勢,忽...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樓哥,換誰?”星星說。

“就你過來,他們打我,你也跟著打,你想干什么?”司樓說。

星星走到司樓身邊。“樓哥,剛才我光追著跑了,根本就沒扔到你。”說完,手里雪球就扔向了司樓。正中司樓,星星哈哈的跑到了一邊。

“哈哈我就看著你挨打挺開心的。”星星說。

“先給你記下了,日后再說。”司樓說著坐在雪地上。

剛才那一陣,元貝也只是跟著跑,沒有打到司樓。逢蒙此時抓起雪,捏好。

“咱四個打她們三個吧,哈哈。”逢蒙拿雪球扔向元貝,雪球在元貝胸前隨開,豹皮帶雪,元貝撲拉著雪。

“行啊。”景生,篯鏗開始撿雪扔星星她們。

“嫂子,快跑啊。”子清拉著元貝跑。

“追。”逢蒙抓著雪,追她們。

“我也來了。”司樓起身追過去。

幾個男的并不緊追,女孩停下反擊,他們就停下。

一場激烈的爭斗,大家都累了,躺在雪地休息。(打雪仗這事就是拿雪球打中別人的開心,被雪球打中的更開心。其實我就是那個經常被雪球砸中的人,以至于若干年后,大家談起都會記得我是那個被砸的最多的人。)

“你們幾個也太壞了吧,怎么就打我啊。”子清坐起來說。

“是你先挑起來的啊。”景生說。

“你怎么也不向著我,就篯鏗最好了,都沒扔我。”子清說。

篯鏗聽了呵呵的笑著。

“哈哈,以后你再挑事景生就要好好收拾你了。”司樓說。

“你再挑氣先讓星星收拾你。”

“行了,歇一會咱該走了。”逢蒙打斷他們。

“急什么,玩嘛,就這樣慢慢的開心就好啊。”子清說。

“誒,就你理多。”逢蒙說。

“好了,逢蒙,別斗了。”元貝站起來拍自己身上的雪。

“嫂子我給你拍,你也給我拍一下。”星星也起身去給元貝拍掉身上的雪。

幾人起身拍掉身上的雪,一路打鬧往山里走。在山里一平地,景生砍了一棵樹枝當掃帚把地上雪掃了。幾人又從雪下找出干的樹枝,生起火。女孩子添火,逢蒙幾個不時找些干柴回來。看柴禾不少了,景生、司樓和篯鏗去打獵物,星星拉著子清、元貝也要跟著。

“我們出來就是要打獵的嘛,不讓去還不如不來呢。”星星振振有詞。

“那好吧,去吧。”司樓說。

“讓我一大男人添火?我不干,我去打獵,篯鏗你添火吧。”逢蒙說。

“要不逢蒙你去吧,我看火。”元貝說。

“你一個人多危險,萬一有狼就把你叼走了。”景生說。

“算了你們去吧。”逢蒙說。

“那我跟你在這作伴吧。”元貝說。

“不用,你跟她們去吧,好不容易出來一回。”逢蒙說。

“跑了一路,我也累了,正好也休息下。”元貝說。

“就這樣吧,你們做個伴,我們去找吃的。”司樓說。

“嗯,你們去吧。”元貝說。

逢蒙和元貝烤著火看著他們消失在白雪里。

“她們也是,非拉著我出來。”元貝說。

“出來也好,多高興,你很久沒這樣笑過了吧。”逢蒙說。

“嗯,其實也不是,我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心里挺開心的。”

逢蒙一笑,想起兩人顛鸞倒鳳說了一句:“我也是。”元貝的臉一遇熱,掃去了剛才的冷氣,現在臉上泛紅暈。逢蒙以為元貝害羞,走過去就抱住元貝。

“不行,他們會看到的。”元貝趕緊推開他。

“兩個人抱著更暖和。”逢蒙又抱。

“我烤火,我不冷。”

“行吧。”逢蒙面露難意。

“晚上,我等你,現在不行,被他們看到我就不能活了。”元貝看逢蒙不高興,趕緊過去拉著逢蒙說。

“沒事,我去把那只山雞打下來,咱先烤著吃。”逢蒙說完拿了弓箭朝不遠處的樹走去,元貝呆在原地也不知該怎么說,心里只想著逢蒙是不高興了嗎。

不一會,逢蒙拎著一只山雞回來。

“他們費那么大勁,那邊就有不少山雞,咱倆先烤著吃。”

“嗯,好啊。”元貝看逢蒙沒有不高興,心里一下就放松了。

逢蒙用刀把內臟掏了,削尖樹杈,叉起野雞就在火上烤,一陣糊味飄出。

“好難聞啊,你怎么不拔毛啊。”元貝掩著鼻子問。

“拿什么拔啊,還不如一把火燎光,一會不吃皮就行了。”逢蒙說。

“你平常就這樣烤雞啊。”

“對啊,我們在外邊都是這么做的。”

逢蒙翻過野雞,把毛全部燒光后,肉香逐漸溢出。

“現在沒事了吧,你聞聞多香。”

“嗯香多了。”

打獵對于這幾個人來說,那都是太小的事了,人人可說百步穿楊,在這樹林里射個野雞野兔不在話下。星星拿著弓,想射樹上的野雞,可是怎么也拉不開。

“讓我幫你吧,這弓太重了。”司樓說。“我幫你拿著你用倆手拉。”

“好辦法,我試試。”星星雙手拉弓弦,總算是拉開了,司樓搭上箭,星星瞄準一放手,射偏了,野雞驚起,飛向另一棵樹,剛一落腳,篯鏗的箭就飛過去了,正中。

“不玩了,費這么大勁還不中。”星星擺著手說。篯鏗走過去把野雞撿了回來。

“篯鏗,長進不少啊。”司樓說。

“嗯,比以前好多了。”

“比我射的都準了。”

“哪啊,你都練了多少年了。呵呵。”篯鏗聽到司樓的夸獎心里也是美滋滋。“樓哥,咱去景生那邊吧。”

“他那要是有兩三只,咱就該回去了。”

三人順著雪上的腳印,找到景生。景生居然打了兩只兔子,一只野雞。

“咱再打兩只野雞,晚上回去我給你們燉兔子肉吃,在這烤著吃有點浪費。”篯鏗說。

“好啊,篯鏗做的肯定好吃。”星星說。“子清,你們沒吃過篯鏗做的飯吧,可好吃了。”

“那今天晚上就去篯鏗那吃。”子清說。

“咱往回走吧,路上也有野雞。”景生說。

“好。”幾人說完往回走。

“樓哥,元貝嫂子怎么沒有男人?”篯鏗問。

“哎,別提這個事了,都是打仗。”司樓說。

“去年冬天跟外族打仗的時候元普哥死了,他們才結婚半年,好可憐。”星星說。

“篯鏗,你可別再嫂子面前提這事,別讓她再難受。”子清說。

“我知道,所以才問你們。”

“哎,明年如果再打仗,我們也該上陣了。”景生說。

“是啊,說不定到時候我也回不來啊,哈哈。”司樓說完,星星抓起一把雪扔在司樓頭上。

“叫你亂說。”星星瞪著眼看著司樓。

“是我亂說,我錯了。”

“好了,別說這事了。”子清打斷他們。

“對啊,都不說這事了。”

小說《彭祖者,道祖也》 第十六章 雪地野炊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古代小說
  2. 校園小說
  3. 仙俠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