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樂樂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封先生,可否為我裙下臣

更新時間:2019-07-01 12:08:20

封先生,可否為我裙下臣 連載中

封先生,可否為我裙下臣

來源:梔子歡文學作者:福太太分類:言情主角:單黛兒封琛逸

《封先生,可否為我裙下臣》是福太太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單黛兒封琛逸,內容主要講述:單黛兒撇嘴:“就是你偷走我初次。”封琛逸無辜眨眼,裝乖巧。單黛兒怒氣值up。封琛逸縱容道:“那晚可是……嗷嗚。”然后……被她掐住腮幫子。他唇齒不清道,“你掐我一次得十倍奉還了!地點我選!”...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封琛逸看她眼中含淚,是對男朋友無法忘懷?

抿了抿唇,擠出兩字:“隨便你。”

兩人鬧得不甚愉快。單黛兒也搞不懂之前他挺友善的,沒提到她那些腌臜事,怎么現在那么咄咄逼人。

下樓的時候,兩人同乘坐電梯,距離比在車上還近,但心態卻不同了。

他表情太冷淡,而單黛兒心情不佳,誰也沒開口。

單黛兒以為他們兩個下了樓分道揚鑣了,他卻還是把她送回了原處,停在了距離小區還有一個路口的地方。

單黛兒慶幸不是停在小區門口,不然就被記者逮到了。

邁巴赫揚長而去,單黛兒去附近的小服裝店變了裝才回到小房子里。當天拿了她為數不多的東西裝回小包,就回了安寧老宅。

她拒絕了封琛逸的幫助,但她也知道這兒是住不了的。無孔不入的記者總會摸到準確的門牌號,她繼續住在這,清凈只會被打擾。

安寧老宅是她最后的去處。

那是她過世的媽媽留給她的房子。若不是她媽媽去世了,單甜茜的母親也沒法登堂入室。

給母親上了香,她挑了一些趣事說,可說了幾句,就沒話可說了。

最近單黛兒遇到的大多是煩心事,她不愿把這些事告訴母親。如果母親泉下有知,她被那一家子聯起手欺負,指不定多傷心。

“媽,我過得很好,不過上次跟你說結婚的事要推遲了。考慮到我還年輕,你會原諒我吧?”

單黛兒鞠了個躬,非常虔誠。

這兒,地如其名,是個非常偏僻安靜的地方。是母親庇護她的所在。

在安寧老宅,她得到了平靜。

如果給她選擇,她巴不得長久住在安寧老宅。可惜老宅的地理位置距離公司太遠,哪怕是去市區都需要換乘交通工具,著實不便利。只能當最后的落腳處。——她還不想放棄她的事業。

這一窩,就窩了三天。這三天,她的腦細胞在急速運轉。

為了防止用腦過度,單黛兒平躺在沙發上,雙手置于腹部,緩緩吐出一口濁氣。輕柔的音樂響著,她在做放松運動。一邊隨著音樂放松身體,一邊放松思維。想著想著,就想到了和封琛逸相遇的那天。

那天,她有點反應過度。

隨便上網搜一搜,都是評判她的信息,她看到后不難受。但封琛逸的指責,她的臉皮**辣的,像是被踩到痛腳。真奇怪,他們不過第一次見,為什么她要在意他的想法?

……哼,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單黛兒把他拋在腦后開始拉筋骨。腿搭在沙發靠背上,腿太長,無處安放的可愛腳趾頭踩上了沙發后的墻壁上。

又聽完一首高馥潼的單曲,她坐起了身子,思考下一步出路。公司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叫她去了,看樣子是決心擱置她了。

高馥潼和她同時進歌壇,月前一首《著迷》打進了新人榜單第四,如果不是任競崳做出的事,她也會出單曲。在那以前,她的歌曲是一直壓著高馥潼的。

娛樂圈就這樣,不進則退。

她只是歌壇小新人,當初以為和任競崳同舟共濟,很多事情沒有細想,又疏忽了人脈、事業的累積,這下只能重新開始。

三天的時間,她琢磨出了新曲,由她獨立創作的音樂。

她命名為《可念》。

新曲編造完畢,她離開了舒適的安寧老宅,踏上了新的路途。

靠天靠地靠人不如靠自己,她要前往公司,把新歌做出來。

去公司的路程不短,所以她乘坐動車前往。握著車靶定住身形,她看著玻璃窗上的自己倒影——藏頭蓋臉的女人在發呆。

不知怎么的,她想起了與封琛逸的爭吵。

臨近到站,她豁然通了幾次想到他的原因。短短的相處,對他深刻印象,以為他不帶偏見看她,然而他突然變化的態度,令她失望了。就像啃蘋果,以為蘋果是甜甜的溏心蘋果,咬了一口發現虛有其表。

等到了公司,她摘下了眼鏡和口罩,前臺看到她明顯楞了一下。然后尷尬的笑笑,“單黛兒,你回來啦。”

前臺比她小一歲,嘴巴甜。以前都是叫她單姐的,現在改了口。

反觀對方尷尬,單黛兒淡定道:“依靈,好久不見,我想問一下錄音棚有空出來的嗎?”

“這個……已經滿了噢。”

“不要錄音老師幫忙,我可以自己來,空出的就行?”

“那個也沒有了,真是抱歉~”

前臺連裝模作樣在電腦上弄了一下,回答得很快。

但是太快了!

這樣的速度根本就沒看!

單黛兒攥住拳頭,看來她的處境,比想象中更糟糕。

她們交談的時候,不少進出公司的人也認出了立在前臺的單黛兒,竊竊私語起來。有的隱諱,有的明目張膽,那視線,不怎么友好。

“還有臉出現在這里。”

“是來求復合的吧?”

“切,任公子怎么會理會她這種人~”

單黛兒不用回頭也能感覺到針尖般的視線,而且她的耳朵聽力很好。她微笑著說,“依靈,幫幫我,麻煩你了。”

淡然自若、不卑不亢的態度讓陳依靈神色愣住了。

單黛兒站在那兒,亭亭玉立,身姿筆挺。

哪怕不著粉黛,她還是那么美麗。襯得身后之人,臉上的嫉妒、輕蔑,是那么丑陋。

陳依靈收起心中的輕視,說道:“我看一下,工作時間比較忙,但午休時間應該是空著的。幾位老師今天有事,應該會聚集在一號錄音棚。你可以去五號棚……”

陳依靈的話還沒說完,甜美可人的聲音說道:“五號錄音棚也在忙哦。”

單黛兒向后一看,微微瞇起了眼眸,似乎眼角的淚痣也多了一絲鋒芒。

是她的好妹妹,來的真快。

單甜茜旁有人舉著手機晃了晃,應該是她通風報信的。她還對著單黛兒笑了一下,看戲的意味很濃。

有可能是出自她的本意,也有可能是單甜茜事先交代她只要單黛兒一出現,就立刻通知。但意義都一樣,她們都看單黛兒不順眼。

單甜茜穿得像一個小公主,裙擺很短,踩著高跟涼鞋,顯得腿很長。等近了單黛兒,那雙看上去修長的大腿默然失色,莫名短了許多。單黛兒黃金比例大長腿完全壓住了單甜茜刻意彰顯的長腿。

單甜茜嫉妒地看了一眼她腳底的平底鞋。甜甜的笑,“姐姐,你怎么還敢出現在公司?”

單黛兒語氣平淡冷靜:“上班。”

“公司都因為你丟人了,你還敢來。”

“多虧了你斷了我所有的通告,我只好自己親自來了。”

“我都為了你啊,”單甜茜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淚水,傷心道:“你弄壞了名聲,公司只能冷藏你。就像養雞,就是為了賺錢啊。可是雞不下蛋,還到處**,能怪養育你的公司嗎?你知道嗎,任哥哥為了你……”

單甜茜假惺惺的模樣,跟單黛兒的繼母如出一轍。之前還叫姐夫呢,后來直接叫名字,現在,干脆叫哥哥了。

任競崳,任哥哥,叫得好親密。

她不明白為什么男人總吃這一套,她父親是,她前男友也是。

她腦海中閃過封琛逸說的話:也許是你太獨立,凡事不求人,才是他不要你的原因。

如果男人都是這個樣子,她單黛兒寧愿不要。

單黛兒微微地笑了起來,笑得單甜茜莫名,這時候單黛兒不應該是生氣嗎?

“妹妹,我用過的臭鞋還好穿嗎?”單黛兒徐徐說道:“所有人都知道,任競崳,是我看不上的東西呢,你撿起來用,感覺如何?”

周邊的人隱隱躁動。看戲有趣,但是牽扯到高層人員,話題就有點敏感了。

單甜茜臉色變了,正要翻臉,任競崳怒氣沖沖地出現,扒開人群,護在單甜茜跟前。

“你又想胡鬧什么?!”他呵斥。

單甜茜神色一軟,楚楚動人看著任競崳,“任哥哥,你因為她被牽連,我看不過去,想要跟她說,希望她能收斂一點,可是,她不聽我的勸,還……還罵你。”

任競崳皺眉,嫌惡地看了一眼單黛兒,安撫啜泣的單甜茜。

那神情,任競崳是真討厭她啊。不管單甜茜怎么針鋒相對,她無所畏懼。但是,愛過的男人用這種輕蔑厭惡的眼神看著……

任競崳,你知道憐惜她,有沒有想過,單黛兒的心也是肉做的。

單黛兒緩緩抿開干澀的兩瓣唇,好聽的聲調此刻有些平,但每一個字吐字清晰:“jiān夫Y婦,打情罵俏,天生一對。狗子相擁,臭味相投。”

任競崳不可置信地看著她,她在說臟話?

旋即怒了:“你說我是狗?!”

單黛兒展露一抹微笑:“嗯,我夸你是畜生。”

他怒發沖冠,抬高手,五指并攏,那是要打人的前兆。

要動手?單黛兒謹慎地盯著那只手。

猜你喜歡

  1. 鬼怪小說
  2. 虐戀情深小說
  3. 都市小說
  4. 異世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