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樂樂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十年若只有初見

更新時間:2019-07-03 13:56:23

十年若只有初見 連載中

十年若只有初見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雨桐分類:言情主角:單聞奪喻夏

《十年若只有初見》由雨桐傾心創作的一本現情類小說,主角單聞奪喻夏,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因為懷著對他的憎恨,選擇了離開,只待獨自閑庭信步,看云海翻騰。可再次相見時,她飽受單聞奪的折磨。 喻夏想逃,卻掉進了單聞奪精心設計的圈套,他冷漠殘酷,一字一句告訴她這是在還債。 往事被翻起,喻夏竟然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未婚妻?喬思語,我不記得自己說過要娶你這種女人。”

單聞奪陰沉著臉,目光卻看向了病房門口。他已經受夠了見不到喻夏的那些日子。這一次,無論如何,他都得將喻夏囚禁在身邊才行。

單聞奪來不及多想,他掙扎著下了床,一**坐在了輪椅上,一副著急要走的樣子。

他的舉動和神情讓喬思語心中了然,看樣子,那個叫喻夏的人,對單聞奪而言很重要。喬思語微微蹙眉,在單聞奪要出病房門的時候,出聲喊住了他。

“我勸你最好快點離開這里,別讓我覺得你惡心,另外還有,斷了你腦子里的念頭,你想嫁給我,也得問問我看不看的上你。”單聞奪語氣直沖,毫不給喬思語一點面子。

不甘的滋味涌上心頭,喬思語在心里苦笑了一聲,她朝著單聞奪走了過去,手搭在了輪椅上,聲音柔柔的說道,“聞奪,我是在幫你。”

“幫我?可笑。”單聞奪冷笑一聲,按了輪椅的按鈕就要離去。

只是身后的喬思語再次追了上來,她快步的并排在單聞奪身旁,開口解釋著,“聞奪,只有我才能幫你和喻夏,只有女人最懂女人,難道你不想知道喻夏心里喜不喜歡你嗎?”

喬思語話音剛落,單聞奪就停了下來,他沉著臉,耳邊回蕩著喬思語的那句話。雖然知道喻夏已經嫁人,可他的心里還存在著私心。

喜歡這兩個字寫起來容易,可要從喻夏嘴里聽到實在是太難,想他一個雷厲風行的商業精英,竟然會為了一個女人在這里愁眉苦臉…

想到這里,單聞奪抬頭看了一眼喬思語,他沉默了幾秒,心里下定了決心,“你倒是說說,有什么好主意?”

單聞奪的話讓喬思語嘴角一揚,她走過去推著單聞奪,心中暗喜。魚兒已經上了勾,她有的是辦法處理,喬思語垂著眼眸,緩緩開口……

洗手間內,手機**讓喻夏回了神,她拿著手機看了一眼,確定不是單聞奪打來的后,才松了一口氣。

喻夏掛掉了電話,從洗手間離開后便朝著何苗苗工作的診室走去,還沒走到地方,喻夏就碰到了推著小車的何苗苗。

“夏夏,你怎么在這里呀,孟主任喊你去幫忙,等等有臺手術,他要你跟著進去。”

喻夏點了點頭,當下就應了下來,能擺脫單聞奪最好不過,她得快點去找孟主任才行。之后的一切對喻夏而言都是解脫,長達三個小時的手術順利進行,喻夏攙扶著孟主任一起出了手術室,幫著跑錢跑去的倒著水拿著毛巾。

一上午的時間就這么過去,等吃過午飯后,喻夏壓在心頭的石頭才放了下來。

看樣子單聞奪是放棄了找自己,也是,他的未婚妻都在病房里照顧著,哪里輪得到自己呢。喻夏抿了抿有些干澀的唇,不由的又走了神。

又在想單聞奪了。

喻夏皺了皺眉頭,扭頭朝著洗手間的方向走去。她想洗了臉讓自己清醒清醒,也想讓自己不要繼續想關于單聞奪的事情。

只是剛從洗手間走出來,喻夏就看到了一個人。

單聞奪的未婚妻正站在不遠處,一臉微笑的看著她,似乎是特意來找她的。

“喻夏小姐,我們聊聊吧。”

有什么好聊的呢?

這是喻夏腦海里閃過的念頭,她下意識的握了握手,發現掌心里出了汗。緊張嗎?喻夏自己也不清楚,她不想跟單聞奪的未婚妻有過多糾纏,一刻都不想。

想到這里,喻夏轉身要走,只是她沒走兩步,又傳來了對方的聲音。

“喻夏小姐,我只是來代替聞奪向你道歉的,不會占用你太多時間。”

“道歉?”喻夏緩緩轉身,她看了一眼喬思語,有些不明白對方話里的意識。

“聞奪這兩天一直使性子,他對你當初的背叛耿耿于懷,因為不甘心才做現在這種幼稚的事情,我知道聞奪無意間傷害了你,所以我才想要跟你道歉的。”

喻夏緊閉著嘴沒有回答,她一直望著喬思語,等著對方繼續說下去。

面前的喬思語頓了頓,一臉內疚的開口,“感情這種東西,早就變淡了,只是聞奪他太愛計較,我想,等他發泄完當年的怒火后,一切就會沒事了,這段時間委屈了喻夏小姐,我很過意不去。”

“沒什么的。”喻夏淡淡開口,明白了喬思語來的意圖,她是特意來告訴自己,單聞奪對自己早就沒了感情,有的,不過是不甘心罷了。

這一點,喻夏自己也明白。

當年的單聞奪已經對自己恨之入骨了,怎么還會喜歡她,況且喻夏很明白,她和單聞奪是兩條平行線上的人。

“如果沒別的事情我先走了。”喻夏繼續開口,說話的時候眼神不自覺的往下看著。

“還有件事要麻煩你呢,你在醫院工作,我想你應該清楚哪個婦產科大夫好,我懷了孩子,想……”

喻夏有一瞬間的恍惚,她木訥的回答著喬思語的問題,之后怎么回到的診室全然不知。此時的喻夏滿腦子都是懷孕兩個字,說不清的情悸擠滿了喻夏的內心,積壓的讓她很難受。

“你干嘛啊你!你拿著那針管往哪里扎呢!”

耳邊罵罵咧咧的聲音讓喻夏回了神,她急忙站起來說著對不起,可話音剛落,對方直接一巴掌推了上來。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2. 虐戀小說
  3. 江湖恩怨小說
  4. 豪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