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樂樂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蝕骨危情:司總請自重

更新時間:2019-07-05 10:09:02

蝕骨危情:司總請自重 連載中

蝕骨危情:司總請自重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小輕分類:言情主角:司少煌簡芷月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蝕骨危情:司總請自重》的小說,這本小說是作者小輕寫的一本現情類型的小說,站為大家提供了這本世間有你深愛無盡小說的在線閱讀地址,感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簡芷月一直以為司少煌對自己沒有愛情,五年的相處下來多少也會有些感情,直到對方的白月光回國,她才知道自己是有多天真。為了使自己不至于太狼狽,她決定自己滾蛋,確被上門的男人抵在墻角:“女人,你是不是忘了自...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她不辭而別讓他感覺到自己被甩了?還是說他覺得自己還欠了他的東西沒還清,或者是……?

明明他都有女人了為什么還要來招她,明明這些年他送給她的東西她全部都還給他了,這個男人還想怎么樣,好過份?

嗚嗚……。

簡芷月被冷風一吹直覺得委屈極了,鼻子發酸、眼框發紅,輕嘶了一聲……。

第二聲還沒出來,人便被司少熠夾進懷里……。

沒理解錯,這男人就是仗著自己的身高把她夾在懷里的,她腦袋沖前面,兩只胳膊懸在半空中,腰跟**的位置被男人用胳膊夾著,雙腿沖著后面。

“哎……你**,你放我下來,司少煌……你……。”

“閉嘴,不想讓別人看到你最好給我安靜點兒。”

“……。”

簡芷月不是被嚇大的,但此刻也乖乖的閉了嘴,太丟人了,她一影后,剛拿了獎的影后,大半夜的跟個男人不清不楚,還以這么詭異的姿勢前行……。

要被拍到,她這影后臉往哪里擱,她還要不要在這個圈子里混了?

果斷的不能喊啊,男人可能就是料準了她這一點,才敢有恃無恐地‘耍流氓’、‘強搶民女’,還有沒有王法了?

公寓的門打開,三個月沒有居住的房間里居然沒有灰塵的味道,反而傳出一股好聞的桂花香,這是簡芷月最喜歡的味道。

她有些許愣神,沒來得及反應,人已經被男人一把拽進房間。

后背頂在門上,男人強勢地壓了過來,大手鉗制住她的下巴:“女人,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誰的人?”聲音冷冽清晰,生怕她聽不清似的。

“昨天剛好失憶,要不你告訴我?”簡芷月想起那晚聽到的真相,恨不得自己撞壞了腦子,失憶挺好,至少不會那么痛。

“呵呵……我不介意用身體告訴你。”

司少煌冷魅一笑,彎身把簡芷月往肩膀上一抗,粗暴的打了她PP一把掌。

然后幾個大步便進了二樓的臥室。

簡芷月后背砸到床上的時候,腦子還有點懵,沒搞懂眼前的男人到底是誰,究竟是吃錯了什么藥。

五年的相處,司少煌了解簡芷月身上的每一個敏感點,沒兩個回合便讓女人乖乖地‘從’了她。

一如繼往的美味,又因為三個月的分離,讓他比平時更滿足一些,一不留神就多吃了兩遍,等意識到的時候,女人已經累暈過去。

司少煌起身進了浴室,等把自己收拾好,掃了眼睡著的女人,破天荒的抱著她進了浴室。

換上的干凈的衣服后,司少煌頓了頓,上床把小東西摟進了懷里。

抱著她睡的感覺似乎還不錯,軟軟小小的一團,眼角還掛著點水汽,看著讓人又歡喜又心疼。

為什么過去的五年里他從沒想過要這樣摟著她,白白浪費了那許多的美好。

司少煌俯身在她的眼角吻了吻,難得放軟了語氣道:“傻東西,睡吧!”

承認自己內心的感情似乎并沒有他想像的那么困難,五年了,但愿還不算太晚。

三個月他翻遍了京市大大小小的劇組,驚動了圈內圈外不少人,都沒找到這個小東西,他還清楚的記得那一瞬間涌上心頭的疼痛。

那種仿佛心被人活生生的剮去一塊的感覺,讓他不得不承認他是真的愛上了這個丫頭。

簡芷月是被餓醒的,肚子咕咕直叫……。

昨晚本身就餓了,又被司少煌往死里折騰了一晚,能撐到現在她已經很佩服自己的胃。

掀開被子才發現身上已經換上了干凈的睡衣,滿屋狼藉的地板也已經被收拾干凈。

簡芷月眸色暗了暗,睫毛輕輕發顫……司少煌怎么能這樣,他怎么可以這樣。

眼淚吧嗒吧嗒地打在睡衣上,本來下定決心要離開男人的心又開始變得動搖不安。

樓下傳來開關門的聲音,很快聽到白枚的聲音響起:“小月,你…你沒事吧?”

說話間人已經推開臥室的門進來。

見簡芷月好模好樣地坐在床頭,長長地呼出一口氣。

“嚇死我了,他…他沒把你怎么樣吧?”白枚掩上臥室的門朝簡芷月走過來。

簡芷月抹了抹眼淚:“白姐,我餓了。”

白枚一個趔趄差點跪撲在簡芷月面前,掙扎著站穩白眼都懶得翻了,“等著,我這就去給你弄吃的。”

“嗯。”簡芷月頭也沒抬,沒有攻擊性,特別乖地點了點頭。

多好的小姑娘,司少煌那個禽獸是怎么忍心下手的。

看著簡芷月露在睡衣外的肌膚上那些個掩飾不掉的斑斑痕跡,白枚在心里把司家的祖宗從頭到尾問候了一遍。

她不敢想像睡衣里面是個什么樣的光景。

白枚下樓之后,簡芷月掙扎著起身去浴室收拾了一翻,白枚猜測的沒有錯,她身上白晰的肌膚上到處都是草莓紅痕,連腳踝都沒能幸免,羞愧的沒臉見人。

司少煌是真禽獸,沒有意外。

簡芷月剛出浴室出來就接到了簡伯路的電話。

她老爹做別的事情不積極,管她要錢可是從來沒逾期過。

簡芷月不欠他的,給他生活費是本份,是她還未泯滅的良心下應盡的義務。

她跟簡伯路約好地點后,便換了衣服下樓。

廚房里白枚已經做好了簡單的早餐。

煎蛋、烤面包配上熱牛奶,這么短的時間熬粥是來不及了。

簡芷月的胃不好,平時吃粥的時候比較多。

她自己倒沒注意過這些,因為工作的關系,吃什么都很隨意,倒是白枚一直都很注意,知道她胃不好以后,照顧她更加細心。

所以這幾年的相處下來,她是真心的把白枚當了親人,無關乎她是誰的人。

她從小沒得到過母愛,更別提父愛了,對于別人的善意,哪怕只是不經意間的也會讓她銘記在心,無比感動。

飯后白枚本想陪她一起過去,但這事兒說起來都算是簡芷月的私事她不想把無相關的人扯進麻煩你,便堅持不讓她跟著。

她開車到了指定的咖啡廳,簡伯路居然沒有到。

這讓她有些意外。

簡伯路在電話里說的那么著急,不該是早就等著了?

雖然有些意外,但簡芷月也沒有多想,她推門走進咖啡廳里面,在腳落里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這個位置很好,能一眼看到街面上來來往往的人,不管簡伯路從哪個方向進來,她都能先看到。

侍者過來,簡芷月點了杯黑咖啡。

她今天是素顏,加上戴著帽子,配了個寬邊的眼鏡,倒也沒被人認出來。

她把黑咖啡端過來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很香,讓她一瞬間的平靜。

她享受著黑咖啡的味道,暫時忘掉今天是來送錢的糟糕心情……。

只是這份好心情并沒有持續太久,門口就傳來一陣響動。

簡伯路從門口處跑了過來。

他一身狼狽,跑的很快,連店里的侍者都沒反應過來。

他已經到了簡芷月跟前:“錢呢?”

他兇神惡煞地吼道。

簡芷月蹙起了眉頭,也不多話,從包里抽出了之前就準好的幾個信封。

厚厚的好幾個。

簡伯路撈進懷里,轉身便朝外跑了。

簡芷月還在奇怪,他今天這是怎么了,居然沒坐下來讓她請他喝咖啡也沒有小氣數數信封里的錢。

他這么著急做什么,他可不像是會趕時間的人。

門口的響動再次打亂簡芷月的思緒,離開的簡伯路又折了回來。

他的動作依然很快,逃竄似的到了簡芷月身邊。

他輕撇了簡芷月一眼,便喊道:“你們別追我了,這是我女兒她可以幫我還債,她可是有錢人。”

他喊往便向后門逃去,很快失去了蹤跡。

簡芷月一口氣沒緩過來,那些追著簡伯路進來的人,已經站到她對面。

“簡伯路的女兒?”

“不是,我不認識他。”不用深想也知道簡伯路肯定又在外面借高利貸了,這些人可不是好忽悠的,簡芷月不想把自己拖下水,堅決不承認自己跟簡伯路有關系。

“你說不認識就不認識了,他可說你是的……帶走。”

為首的男人不容簡芷月狡辯,一招手便有人上前來拽簡芷月。

簡芷月慌了神,身體側開躲到了桌子的更里側,來人抓空。

“我說了我不是,光天化日之下你們想做什么,再這樣我報警了。”

“哈哈……小妮子還挺潑辣,哥喜歡,兄弟們趕緊的動手啊,怎么著等著我來呢?”

跟進來的四五個人又是一陣哄笑。

簡芷月面色發白,她抬頭掃了一圈,咖啡廳里原本就沒什么客人,此時更是見不著人影了。

連侍者也不知道躲到了哪里去。

這個時代的人都不喜歡多管閑事,尤其是在對方人多又不講道理的情況下。

簡芷月心想遭了,今天自己恐怕是逃不掉了。

這么一想反而鎮定了:“你們不就是要錢嗎?”

她生而冷艷,一雙眸子不怒不而威,更何況是她生氣的時候。

她是演員天生吃這確定飯的,要什么樣的角色都可以手到擒來。

猜你喜歡

  1. 游戲小說
  2. 職場對決小說
  3. 娛樂圈小說
  4. 情有獨鐘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