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樂樂文學網 > 小說庫 > 歷史 > 我在敵國當將軍的那些年

更新時間:2018-09-05 11:21:08

我在敵國當將軍的那些年 連載中

我在敵國當將軍的那些年

來源:掌讀聯盟(女)作者:秦九文分類:歷史主角:秦臻

獨家完整版小說《我在敵國當將軍的那些年》是秦九文最新寫的一本歷史風格的小說,主角秦臻,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秦臻覺得,自己死的很冤。 半個月前,楚國和秦國休戰,并派人來協商和親事宜。 恰好那一天她和諸多公主都去到了宮殿里偷聽來使談話,秦臻和一幫鶯鶯燕燕躲在殿后,聽說敵國皇帝看中了的那人封號平淑,名字叫做秦臻...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齊林在后面急得跳腳,想要朝這邊過來,二莊攔住他,嚴肅道:“將軍自有計劃,我們只需照做便是了!”

沂南手腳敏捷,心思活絡。見這兩個人攙扶著過來了,連忙下車將他們拽上馬車。齊林憤恨的盯著他們,剛要責罵他們身為暗衛不拼死護主,反倒讓將軍身陷險境自己茍且偷生,二莊便按住他的肩膀,說道:“這是將軍的命令!”

齊林氣的臉色鐵青,又大聲咆哮道:“將軍什么命令!他上次就是下了這樣的命令,自己去送死了!難道這一次我們又要當縮頭烏龜,看著他替我們死嗎?”

沂南忍不住道:“將軍不會有事的,他說了有辦法,一定就有辦法,我們現在先脫身,日后才能為將軍所用!”

二莊沒說話,只是按住了齊林的肩膀。

沂南拿起了韁繩,驅著馬車離開了。

秦臻站在柳石人的馬前,看著他們駕著馬車離開了,直至山嶺之間再看不見影子,這才松了一口氣。

柳石人面帶嘲諷的笑道:“鎮北將軍可真是大公無私,愛惜自己的部下,不惜用性命去保證部下的安危。”

說罷,他冷冰冰的給旁邊一個侍衛使了個眼色。

那侍衛心領神會的從后面的馬車里拿出一條玄鐵鎖鏈,扔在秦臻面前。

柳石人抬著下巴,倨傲的看著她:“自己戴上。”

秦臻也沒脾氣,拿起來,三下五除二的戴上了。

柳石人看著她這樣順從,心里的疑惑越來越重。

他看見秦臻咔吧一聲上了玄鐵鎖鏈,不帶絲毫猶豫。

柳石人望著她,臉上狐疑之態越發明顯。

他翻身下馬,走到秦臻面前,饒有興趣地問道:“蘇流云啊蘇流云,你可真是改了性子。”

又忍不住道:“若不是看見你剛剛挽弓那姿勢氣貫長虹,我都要以為你只不過是有個相同樣貌的假貨了。”

稍微走近了一些,秦臻便將柳石人的樣貌瞧了個清楚。

朝中貴族養尊處優,里面養出來的公子小姐都挺好看。盡管這個柳石人一臉欠揍的樣子,但也不可否認,如果不說話,他還算是一個風流倜儻的公子哥。

秦臻朝他咧嘴冷笑,露出森森的白牙。

柳石人禁不住的笑了起來,走近了蘇流云兩步,但是還有所顧忌,不敢離得太近。

他望著秦臻,暢快淋漓的說道:“蘇流云,你往日里從不拿正眼看人,暗地里也不知道結了多少仇。現如今做了我的階下囚,是不是后悔莫及?只要你跪下來求我,我就可以考慮你在圣上面前美言幾句,給你留個全尸。”

秦臻哦了一聲,又冷淡的說道:“我不會死的。”

柳石人仿佛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一般,笑了起來,眼里眉梢全是嘲諷:“等進宮見了圣上,你就知道哭了。第一次殺不死你,叫你從皇陵逃了,你倒真以為自己是不死之身了?你這好運氣,哪里來的第二次的機會?”

秦臻撇了他一眼,很是不耐煩道:“你到底還回不回宮?有話快說,別耽擱我的時間。”

柳石人被她的話一噎,當即想要抬手給她一耳光。

但看著秦臻那冷淡的目光,他這巴掌掄在空中頓時也落不下去了。

要怎么處置蘇流云,那都是如今在位的圣上,蘇流云結義的大哥,楚帝楚衛風的事情。

他實在是沒有那個職權處置他。

他要是反抗,柳石人還能下令格殺勿論,問題是人家又沒有反抗,搞得他一肚子火氣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撒。

秦臻的心怦怦直跳,雖然臉上還是一臉淡定,其實心里慌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眼看著那一巴掌即將扇下來,半道又停了,她的心都差點跳出嗓子眼。

不過,她也確實賭贏了。

當今的圣上楚衛風,一定是想要親手處死她的。

殺了蘇流云一次,他還能從眼皮子底下逃出去,這第二次殺他,必然是會親自動手,不會讓旁人代勞。

帝王最是疑心深重,不親手處死,親眼看著斷氣,都不會相信這個威脅是真的被鏟除了。

這一點,她出身皇家,早就通曉其中奧妙。

柳石人咬牙切齒道:“你以為你還能活過幾天?!”

說罷,他看向這列兵馬的后面。

皇宮之中跟隨的眼線必然藏在這支隊伍之中。楚衛風說過,除非她拼死抵抗,否則,一定要抓活的。

柳石人還在氣的牙癢癢,秦臻朝他嗤笑了一聲,哼了一聲,大搖大擺的走過了這兩邊讓開道路的兵士里,上了馬車。

柳石人在這么多人面前丟了臉面,紅著眼咬牙切齒發誓道:“終有一天,我要你跪在我面前痛哭流涕地求我!”

秦臻掀開簾子,往外囑咐道:“我餓了。”

旁邊的侍衛愣住了。

秦臻又說道:“給我端點菜來。”

她放下了簾子。

那個侍衛一臉懵逼,柳石人一把掀開簾子,扔進來一袋干糧,哼了一聲:“吃了好上路。”

秦臻笑瞇瞇的說道:“承你吉言。”

柳石人騎馬走在前面,不再看她。

馬車從京都的街道一路過去,秦臻吃飽喝足,活動活動了筋骨,坐在馬車里,一臉低眉順眼,垂眸不語。

柳石人掀了簾子,看了她一眼,忽而笑道:“鎮北將軍,你可是真的沉得住氣,死到臨頭,還這么不慌不忙。”

秦臻心煩意亂,聽見他這么一說,也沒理他,深吸了一口氣,還是繼續低著頭。

柳石人覺得她倒是沉著冷靜,嘖嘖嘆了兩聲,便放下了簾子,坐在高頭大馬上,風光得意的帶領著這列兵馬朝著皇宮進發。

馬車噠噠走了許久,搖晃了一路。秦臻偷偷掀了簾子往外看,街道上張燈結彩,也許是因為新年剛過,辭了舊歲,家家戶戶,大街小巷,熙熙融融的都是來往的人。

跟秦國比起來,楚國的人更偏好玄色或是藍色。這一點,從街頭巷尾的尋常百姓身上的普遍衣著便可以看出。

外面過路來往的行人興許是見慣了這京都王公貴族的馬車,見怪不怪的模樣。

秦臻掀開簾子,偷偷打量著外面的市井街鋪,有個手里拿著糖葫蘆的小女孩看著馬車轎子里的簾子掀了開,露出了半張臉,眨巴了下眼睛,對著秦臻笑了起來。

秦臻看著那小女孩舔著糖葫蘆對著自己傻笑,也是情不自禁給了一個回應的微笑。柳石人騎著馬走到她的旁邊,看了看那孩子,又看了看秦臻,冷笑道:“趁現在多笑笑,等過會兒,你就笑不出來了。”

秦臻對他翻了個白眼,毫不留情的放下了簾子。

百丈城門之后,便是皇宮。

一路進了京都,旁邊的御林軍看到柳石人一臉意氣風發,再看到后面侍衛們緊緊地護著那輛馬車,心里當下便明白了七八分,紛紛恭敬的推到了一邊,給他讓開了一條道路。

這一路出示了進出的腰牌,柳石人暢通無阻地進了皇宮。早已有宦官在內候著,與柳石人附耳說了一番,不住微笑點頭,將秦臻帶了進去。

手上玄鐵鐐銬冰冷,隨便一走動便是嘩啦作響。那個宦官面容清秀,很是柔媚,說話也細聲細氣:“將軍請往這邊走。”

秦臻跟在他后面,心里擂起一面鼓。

轉過數道回廊,越過幾重宮門,無數個行色匆匆的宮婢都在見到這宦官時低下了頭,眼看著越走越偏,秦臻終于開口道:“你這是要將我帶到哪里去?”

那宦官聽到她這么問,明顯一愣,繼而疑惑的看著她,問道:“將軍不認識奴才了嗎?”

秦臻:“啊???”

她咳了一聲,裝作沉著冷靜的低吟道:“啊,你就是那個誰誰吧?嗯,宮里這么多宦官,你也知道,我在外打仗,宮里這些人,名字有些記不清了。”

那宦官臉上表情更加迷惑了,腳步也停了下來,回頭看著秦臻,驚疑不定地問道:“您……難道是齊林他們想出來的計謀?”

繼而,那宦官掀了掀眉,看著她的走姿,露出了一個恍然大悟的神情,思索了片刻,對著秦臻皺眉道:“可是齊林派你來的?他有無口信要傳給我?”

秦臻更加摸不著頭腦了。

那宦官也不客氣,想了想,笑了笑,又說道:“那便隨我來。”

說罷,他又折返了過去,帶著秦臻重新繞過幾道垂藤畫廊,進了一座宮殿。

秦臻看著他的身影一路向前,心頭疑竇重重,卻又不好開口。

那宦官帶她進入了一座宮殿,里面白紗蕩蕩,不消說,看著金磚鋪地玉石為座的奢靡,這就該是皇帝的前殿無疑了。

他一屈膝,朝秦臻道:“請將軍在這里候著。”

說罷,便退出了大殿,順便關上了門。

秦臻抬起自己的手腕,看了看上面鎖著的玄鐵鎖鏈,心里不是個滋味。

唉,她堂堂一個秦國公主,一朝進了別人的身子,還莫名其妙的被圍追堵截,被逼到今日這地步,竟然出此下策,險中求勝。

猜你喜歡

  1. 豪門小說
  2. 穿越種田小說
  3. 暖婚小說
  4. 幻想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