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穿越 > 亂江山:心系毒妃
《亂江山:心系毒妃》完結版精彩閱讀 北堂靜歐陽破小說在線閱讀

亂江山:心系毒妃米耳

主角:北堂靜歐陽破
主人公叫北堂靜歐陽破的書名叫《亂江山:心系毒妃》,它的作者是米耳寫的一本穿越架空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我是殺手,有心無情,他是帝王,有情無心。我以為我這一生一世都要刀尖舔血,浪跡天涯,魂斷一人刀下。他以為他那一生一世都要開疆擴土,澤被蒼生,亡于帝王座上。哪知我拿走了他的情,他偷走了我的心,從此:我成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18-10-16 15:21:17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說完我安靜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間,坐在梳妝鏡前安靜地描繪著自己的妝容,估算著時間,看著逐漸黑下來的天,以及逐漸變得安靜的外面,我穿上繡著粉花的鞋子,手中拿著一桶水,吃力的向外走去。

果然一走到外面,我就發現整個府里都陷入了寂靜之中,他們小姐給的公主賞賜的糕點,上至御史大夫,下至下人侍女,都沒有不吃的道理,只是誰也沒有想到那糕點之中被我放了藥效強的迷藥。

好不容易將那桶水提到了外面,我看著自己這身素凈的衣裙,皺了皺眉頭,轉身回到了房間,在衣服外面裹了一層舊衣服,然后我才提著那桶水艱難的往上官嫣語的房中走去,只怕沒有哪個殺手有我這么悲慘,不過是殺個人,不是被蚊子追著咬,就是要拎水干著這般苦力,果然我娘說我不是一個合格的殺手,我確實不是。

終于走到了上官嫣語的房中,看著倒在地上的上官嫣語,那俏麗的臉蛋隱隱的帶著一點紅霞,我坐在椅子上,緩緩地將桶中的清水向上官嫣語的臉上揚去:這迷藥就是迷藥,清水其實就可以解,只是話本當中拿著一點水就救了整間房屋的人顯然是不現實的,能將一個人迷暈的解藥,沒有足夠多的清水怎么可能溶解藥性!

我把玩著匕首抵著上官嫣語的心口,等著她悠悠轉醒,果然悠悠轉醒的上官嫣語不敢置信的看著我咆哮道:“上官嫣然,你居然給我下藥,還要殺我,嫣然,我可是你的姐姐?!?/p>

我看著咆哮的上官嫣語才知道她是真的傻,皺著眉頭耐心的向她解釋:“上官嫣語,我不是上官嫣然,我是殺手,一早就已經告訴你我是裝的,你怎么不信呢?”一邊說著話我一邊手下暗暗使力將匕首扎進了上官嫣語的心臟。

上官嫣語看著胸前的匕首不敢置信的看著我說:“你是殺手?”

我點了點頭后退了幾步等著上官語嫣胸前的傷口停止流血,我好收回我的匕首去找御史大夫,原我也不想將殺人的過程變得這般費事,這么血腥暴力終究是不好的,但是偏偏我的任務里讓我去靠近那五公主司馬姝安,若是這些人因為中毒而死,那么盡管我是弱質女流,能在滅門慘案中活下來,總是要被懷疑的。

我瞇著眼睛看著漸漸斷氣的上官嫣然,小心翼翼的避開她身上的鮮血取回了我的匕首,但是如果這些人是死在匕首之下,皇宮中的人只會費力尋找武功高強的江湖高手,就我的武功,除了輕功還能看些,三腳貓的功夫是怎樣都懷疑不到我身上的,為了這二百兩黃金我是耗盡了心力!

接下來我將侍奉上官嫣語的侍女和仆從一個個拖到了大堂前的空地上,然后去尋找御史大夫和夫人,當然還要費力的提著那桶清水,我越發的覺得我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殺手,而是一個苦力,殺了一臉不敢置信的夫人之后,我向御史大夫的房間踱步而去。

當我找到御史大夫的時候,他正躺在床上,身邊還睡著一個陌生的姑娘,聞著一屋子的廉價香粉的味道,我捏著鼻子將清水倒在了御史大夫的頭上,心中不由的為慘死在天龍國的上官嫣然不值,她的父親但凡關心她一點,就會知道那輛中途遇刺的破破爛爛的馬車,但是她的父親可是連提都沒提,對這個庶女可是一點都沒有放在心上。

看著即將睜眼的御史大夫,我毫不猶豫的將匕首扎進了他的胸口,然后轉身將匕首抽出離開,這些到處流淌的鮮血一點都不符合我對殺人這件充滿藝術氣息的行為的詮釋,但是沒辦法,我暫時還想不出更好的辦法解決。

費力地拖著清水當我最后解決完上官嫣語的兩個哥哥,我脫力的躺在大廳前的空地上,看著綴滿星星的天空,心中驀然的有些感傷,縱然我是殺手,沒有感情,在殺了這么多與我不相干的人之后,我還是會傷心,大抵正像母親說的那樣,我不是一個合格的殺手……

正在我想的出神,一個人還沒有消化掉心中的那份凄涼,突然一個聲音打破了我希望獨自悲傷的寂靜:“靜,這就是你做的滅門?”

我抬頭看見歐陽破那廝坐在屋檐上拿著把扇子裝著俏公子的風流,但是再裝骨子里依然是個狐貍,或者是豺狼,不愿看他的那副虛偽的面孔,我扭過頭去繼續我的悲傷,卻不留神吃了滿嘴的灰塵。

誰知歐陽破那廝見我不理他徑直的站到我面前來提醒著我一個更為悲傷的事實:“靜,讓你殺了御史大夫全家,你卻將這些仆從下人的命都留下,但是即便是你將這些下人的命留下,你要知道他們終究是活不下去的?!?/p>

我狠狠的瞪了歐陽破一眼,聲音里帶著嘶啞的說:“我知道?!蔽抑阑实鄄粫判牡牧粝逻@些下人,他們的主子都死了,他們也應該殉葬才是,只是我現在不殺他們,讓他們多活一段時間也是好的,匕首比毒藥最讓我難受的事是要更直接的面對著一個人的死亡。

歐陽破停頓了一下,突然將我擁入懷中,語氣中帶著一絲無奈的說:“靜,你好歹也出身殺手世家,怎么還是這般的容易心軟!”我放下指著他胸口的匕首,突然覺得他的懷抱有那么一點溫暖,也許歐陽破也不是那般惡劣。

當我剛剛放下戒備,歐陽破卻看著我挑眉說:“靜,我有一個任務要交給你,幫我殺了香葉國的皇帝!”

我狠狠的瞪了歐陽破一眼,掙脫他的懷抱,心中想不通的事情都串在了一起,為什么歐陽破要讓我殺上官嫣然,殺御史大夫一家,因為他要出兵攻打香葉國,而百忙之中他能來到這里,不過是提前觀看一下自己的戰利品罷了,可恨我居然沉浸在他的一時的甜言蜜語之中,不過是哄著我做他戰爭的工具罷了。

歐陽破看著我皺著的眉頭,又緩緩地說:“這對你來說本來就不是什么難事不是嗎?你能在入府兩三天就滅了御史大夫滿門,不就是一個皇帝的性命嗎?況且事成之后我還會給你五百兩黃金?!?/p>

我低著頭搖了搖頭:“不!”母親早就告訴過我不要去刺殺皇室中的人,因為皇家的人最為狠毒,為了金錢招惹上皇家,得不償失,我愛財不錯但是我也惜命!

歐陽破像是沒有想到我的拒絕,站在我的面前看著我說:“只要你殺掉香葉國的皇帝,我救了你性命的事情便一筆勾銷,從此之后你再也不用為了我殺人,我放你自由?!?/p>

我看了歐陽破半晌終是點了點頭:“一千兩黃金!”我來自殺手世家,卻不是一個合格的殺手,如今非做這個不成熟的事業,不過是因為我欠著這人一條性命,而又正好缺錢罷了,如今我擁有的黃金已經足夠我逍遙,也該拿回我失去的自由。

歐陽破顯然料到了我定然會答應,點了點頭,笑著向外走去,我看著他的背影,突然很想往上淋一桶清水,然后我真的就那么做了,看著被淋了清水一臉陰霾的歐陽破,我這一晚上的不愉悅都清掃一空,開心的哈哈大笑。

憋屈也不能憋屈我一個人不是,你既算計了我,總要讓我拿回點利息才是。

歐陽破咬著牙看了我半晌,最后施展輕功離去,我分明聽見了咬緊牙齒的聲音!也不知道我的一千兩黃金他會不會賴賬。

我清理掉身上穿的舊衣服,將木桶收拾好后,躺在庭院中的眾多仆人之中,眼睛望著天上的星星,如果除掉我身上壓著的這個丫鬟身上難聞的脂粉味,倒是難得的一次觀看星星的經歷。

這丫鬟身上的脂粉味實在是太難聞了,我忍不住動了動身體向左邊靠靠,“嘔!”算了,我又默默的挪了回去,左邊這個仆從身上的汗酸味更為難聞,下次再有這樣的刺殺任務應該配好喪失嗅覺的藥粉,我屏著呼吸看著天上閃亮的星星,默默的祈禱著白天的降臨!

就在我快被旁邊人身上的胭脂味嗆暈的時候,天終于亮了,我看了看還在昏迷的眾人,心中不斷地祈禱著他們的醒來,果然,沒過一會,躺在一旁的管家大叔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他看了看周圍的景色顯然還有些恍惚!

我只能死瞪著希望他盡快的發現我的存在,將我搬離這脂粉味的苦海,果然,那管家瞥到了我的衣角之后走到我面前,費力的拽著我的胳膊想把我拖出來,但是管家大叔,你能不能輕一點,我好歹也是一個女孩子,“哎呦!”我的胳膊,腿,誰踩到了我的腳,太疼了。

我忍不住緩緩地睜開眼睛,一臉不解的看著管家大叔:“您這是在做什么?”

那管家大叔看到我醒來激動地涕淚縱橫,趴在我的腿邊哭著:“小姐,您可算醒來了,您沒事真的是太好了!”

我無辜的眨了眨眼睛看著管家說:“我怎么會在這里,父親母親呢?你們怎么都躺在這里?”該死的這戲還必須要演下去,再忍一忍,等到殺死香葉國的皇帝一切都可以結束了。

管家一臉茫然的轉身看著那些仆從對我說:“小姐,我也不知道,我剛剛才醒過來,就看到了小姐躺在那里,就把小姐拖了出來?!?/p>

我看著管家頭發后面那個因為躺的時間太長而支起的兩撮造型別致的頭發忍不住想笑,但是在這樣的情景之下,又不得不忍下去:“管家,他們怎么還不醒,不會是死了吧?”我聲音里帶著顫抖的看著管家說。

管家縮了縮肩膀,正準備向那些下人那邊走去的時候,那些下人突然開始陸陸續續地醒來,站了起來,管家看著大家沒事才回頭看向我:“小姐,大家都沒有什么大礙?許是什么人的惡作劇吧!”

我神情有些悲傷的看著管家說:“管家,可是父親母親,還有姐姐哥哥他們呢?他們現在在哪呢?”

管家被我問的一時有些語塞,有些焦急的指著后面醒過來的仆從中長得壯實的兩個:“你們跟著我進去正廳看看,小姐就先留在這里,我看看避免里面有什么危險?!?/p>

我乖巧的點點頭坐在那里,等著他們看見尸體之后的震驚,果然不出半晌,房間里傳出了幾聲尖叫:“??!??!”

我皺了皺眉頭看向留在后面的仆從:“里面發生了什么事,管家他們不會遇上了什么危險吧!你們跟我進去看看!”

說完我帶著仆從慢慢的向廳堂里走去,一進內室,就看見管家大叔趴在御史大夫的尸體上放聲痛哭,我故作站不穩搖晃了幾下身體,然后我尖叫著喊道:“爹爹!”就一邊向后倒去一邊閉上了眼睛,這場戲終于演完了,我覺得我幾乎耗盡了畢生所有的演技。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牛牛客服 手机炒股软件 itf网球比分直播 大赢家比分即时比分163 新疆福彩35选7走势图 预测过海3d预测 广州按摩哪里最好 000002上证指数 江苏十一选五今天的 东莞按摩一条龙 广西快乐双彩 3d近100开奖号 遵义麻将官网下载 南京股票期货配资 山东十一选五势图表 麻将怎么打初学图解 e球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