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樂樂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天生注定嫁豪門

更新時間:2019-09-21 10:32:12

天生注定嫁豪門 已完結

天生注定嫁豪門

來源:奇熱聯盟作者:靈民叔叔分類:言情主角:惠香姣司馬俊

甜寵新書《天生注定嫁豪門》由靈民叔叔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惠香姣司馬俊,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那一日他跟她第一次見面,他愛上她利用她。那一日他跟她成婚沒人知道,她說我們只是各取所需,卻在不知不覺中慢慢地彼此相愛,二人的愛恨糾纏,卻被另一個好兄弟一直都在中間攪和,當羅思蓓愛上惠香姣的時候,就注定...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惠香姣說的一針見血,這些都是部門經理一直逃避的問題。可是,今天卻被惠香姣血淋淋地給揭開了。原來自己在別人眼里是那么無能,那豈不是自己一直掩耳盜鈴。

對著她的背影,部門經理不甘心地說道:“我已經不像你們這樣年輕,我已經沒有資本重新來過。我一家老小都得靠我養活。我兒子去英國留學,一年的學費都要花掉我三分之二的工資。你以為我不想活得有尊嚴,我要是處處要臉面,我們一家老小都得跟著我喝西北風。”部門經理說起了他的辛酸史,希望借此讓惠香姣明白他的苦衷。

惠香姣回頭,站在不遠處冷眼旁觀地看著抹淚的男人,人總是會為自己的無能找些借口,家人便是他們最堂而皇之的理由。如若有本事,怎么會覺得因為家人讓自己的生活過得困苦。

惠香姣張張嘴,最終把這些話吞到了肚子里。既然他一心想要做裝在套子里的人,何苦把人家給抻出來……

羅思蓓質問道:“楊松兒,那天和我**的那個女人是你?

在他的怒視下,楊松兒感覺自己無所遁形,只能硬著頭皮點點頭,梨花帶雨地說道:“我愛你,我愿意把我的第一次給你。”

羅思蓓歇斯底里地喊道:“你明明知道我不愛你,你究竟是抱著什么樣的心態跟我上床的。你以為跟我上床了,我就得對你負責任。這種事,你情我愿,你還以為是在古代,摸摸手,我就必須娶你。”

羅思蓓此刻覺得像是被人狠狠地打了一巴掌,怎么會是她?他寧愿是一個和香姣沒有任何關系的一個女人和他**,他也不至于這么大動肝火,為什么偏偏是她?

楊松兒再次呢喃道:“我愛你,我真的愛你。如果我不愛你,我怎么會把最珍貴的第一次給你。”

“你究竟想從我身上得到什么?錢?還是羅太太的稱號。不管是哪個,我都可以給你,但是我永遠都不會愛上你。”

羅思蓓的話就像是一把刀子在一點點地剮她的心,在不斷地滴血滴血,好像是流干流凈才不會這么心痛吧。

楊松兒委屈地說道:“我真的什么都不想得到。”

羅思蓓諷刺道:“你沒有任何目的,你干嘛把這件事情告訴香姣?”

楊松兒突然像是受到了什么**,大喊道:“是,我是有目的。我之所以告訴她,就是希望她能顧及姐妹之情,能把你讓給我,讓她不要和我爭你。難道,我這么死心塌地地愛你,就換來你這樣的質疑,這樣的羞辱么?”

“愛我?是愛我還是愛我的錢,愛我的地位?”羅思蓓反問道。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這么問,楊松兒被他的絕情,冷嘲熱諷徹底激得失去理智。

楊松兒嘲笑道:“你愛她?可是,她的心里從來沒有你的位置。”

羅思蓓絲毫沒有因為她的嘲笑,變得有動搖,堅定地說道:“呵,就算她心里沒有我,我還是愛她,也不會愛你。”

“那你要和你的好兄弟決裂,因為她?”楊松兒反問道。

楊松兒莫名其妙的話,讓羅思蓓皺起了眉頭,問道:“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

楊松兒從包里掏出把一疊照片扔到桌子上。

看著照片中有說有笑的兩人,羅思蓓突然之間覺得很礙眼。她從來沒有對他笑得這么溫柔過,從來也沒有那么溫柔地喂他吃冰激凌。

羅思蓓維持震驚,說道:“你以為單憑這些照片,我就相信他們有什么?”

“你可以不相信,但是你去問問惠香姣。惠香姣的男朋友到底是不是司馬俊,但是他們早就認識了。”楊松兒看著他震驚的神色,心中出現絲絲**,但是,同時也有股莫名的酸澀感扼住了她的脖子,讓她喘不過起來。

羅思蓓搖搖晃晃走進辦公室,他需要冷靜,需要冷靜。

聽到楊松兒的話,為了她自己的愛情,她就可以這樣毫無愧疚地出賣朋友。那她們之間多年的友情真的已經早就蕩然無存了?

惠香姣拿著箱子的手不斷顫抖,終于無力地從她的手中掉了下去。箱子與地面發出劇烈的撞擊,發出巨大的響聲,引得兩人立即回頭。

惠香姣臉色蒼白的站在門外,本來打算跟她告別,讓她好好保重。惠香姣,你夠了,這樣的朋友不值得你心痛?

“香姣……”楊松兒突然之間變得心虛起來,好像是被人捉奸在床的那種尷尬。

“出去說,還是在這里說?”雖然她這樣對自己,但是惠香姣還是想要顧及多年的姐妹之情,沒有當下給她撕破臉,給她留足了面子。

“你跟蹤我?還有你到底是抱著什么樣的心態把那些照片交給羅思蓓,難道你都一點都沒有顧慮過我的感受?”惠香姣直接進入主題,雖然她已經看到那血淋淋的事實,但是她還是想聽她親口解釋,想聽她親口說為什么?

既然她都看到了,再隱瞞下去也沒有什么意思。楊松兒理直氣壯地說道:“對,照片是我拍的,我只是想讓羅思蓓看清你的為人,讓他知道你腳踏兩條船。”

惠香姣從她臉上找不到任何愧疚之感,諷刺地笑道:“腳踏兩條船?你語文是不是沒有學好?我和羅思蓓沒有任何關系,我沒有和他交往,沒有給他任何承諾,哪來的腳踏兩條船?”

楊松兒質問道:“既然你不喜歡他,干嘛還跟他搞曖昧?你對他若即若離,讓他心存希望。你明明知道我喜歡羅思蓓,你還要跟我搶,還說是好姐妹呢。為什么要表面說一套,背后做一套呢。”

“搞曖昧,若即若離,跟你搶?難道你的眼睛長在那里只是擺設么?我哪次不是避他如蛇蝎,有多遠躲多遠?你還想讓我怎么做?”惠香姣覺得她是不是被愛情沖昏了頭腦,怎么會變得這么不可理喻?

“你想讓我顧及你的感受,你又何嘗顧及過的感受?你為什么要把我和她**的事情告訴他,讓他來羞辱我?”楊松兒憤恨地說道。

“我馬上就離開了,我告訴他,只是想讓他對你負責任而已。”惠香姣解釋道,如果知道是那樣的結果,她萬萬不會說的。

“你會有這么好心?你就是想看我出丑,想看我的笑話。”楊松兒把心底的不滿給宣泄了出來。

惠香姣站著趔趄了一下,她的話真的傷得她體無完膚了。

惠香姣無力地說道:“咱們姐妹這么多年,你怎么會這樣說我,這樣想我?昨晚,我明明知道你媽是故意打我給你出氣,我甚至從你臉上看到絲絲快意,這些我都忽略不計。可是,你是怎么對我的?在背后捅我刀子?”

“還真夠諷刺的,為了一個男人,你居然背叛咱們之間的友誼。我告訴你,這個男人我從來都沒有喜歡過,我更沒有想著占為己有。你不要以你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惠香姣閉上眼,不想再看見眼前的人。看著楊松兒,只會讓她想到她是多么的可恥,多么的自私。

惠香姣心寒地說道:“我告訴你,這個男人我不會要,我和你之間斷交了。我就當我瞎眼了,才會交你這個朋友。以后你走你的獨木橋,我走我的陽光道。”

楊松兒突然大笑起來,冷酷地說道:“絕交,這是我期盼了20多年的事情。你都不知道我有多討厭你,你總是以一副救世主的身份出現,好像沒有你,我什么都做不成。羅思蓓居然說,要是你不進公司,他根本就不可能會錄用我?我為什么就擺脫不了你的陰影。從小,你就處處比我優秀,**什么都不如你,還老是被人拿來做比較。你知道我多恨你,恨得讓你死掉,再也不要出現在我眼前。”

“是么?”惠香姣反問道,心中升起陣陣涼意,原來,從頭到尾都是她一廂情愿。她居然會和一個恨不得她死的人做了20多年的朋友?多么諷刺的一件事情?

楊松兒眼里的絕情,尖酸刻薄的話語似乎都在嘲笑她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惠香姣轉身地瞬間,最后一次給她忠告,以后就徹底結束了。

“我好心提醒一句,羅華堯這個人門第觀念甚重。你以為你把我踢走了,他會同意你進羅家的門,那你就是大錯特錯。機關算進,處處算計,最后算計的還是你自己。你好自為之。”惠香姣不想再和她多些什么,到了這種地步,她們之間也沒有什么好說的。

楊松兒對著她的背影大聲喊道:“我愛他,我是真的愛他,我并沒有想著進羅家的門。”

聽她這么說,惠香姣依舊沒有回頭,只是這一刻她卻掉眼淚了。男女之間的愛是愛,那朋友之間的情誼就不是愛么?為了一個男人,居然可以對她說那么狠絕的話……

看著他匆匆離去的背影,楊松兒攥緊拳頭,緊咬嘴唇,呢喃道:“戰爭才剛剛開始。惠香姣,等著瞧,看最后到底誰是贏家。”楊松兒把惠香姣當成假想敵,就注定她悲劇的開始。

羅思蓓追上她,一把拽住她,惠香姣回頭望著他。

看著她滿臉淚痕,羅思蓓心里徹底地震驚了。種種想要問得話都堵在喉嚨里,發不出任何聲音。

他還是第一次見她哭,她高傲的就像是一只孔雀,永遠都是那么孤芳自賞,不會允許自己在人前掉一滴眼淚,顯示她的柔弱。

小說《天生注定嫁豪門》 第十一章  逃避的問題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靈異小說
  3. 腹黑小說
  4. 古裝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