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樂樂文學網 > 小說庫 > 重生 > 半緣西然

更新時間:2019-09-21 10:40:10

半緣西然 連載中

半緣西然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妖妖分類:重生主角:聶西然楚林風

《半緣西然》由妖妖所編寫的重生風格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聶西然楚林風,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前世她被欺,被騙,被利用。就算是這樣她也只能被自己的丈夫打入地獄之中。重生之后她嫁給了權勢最大的攝政王,沒想到攝政王不僅權勢大,而且哪里都大!...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莫平王府,江遠與楚林風再次聚在了一起,楚林風依舊一筆一筆地繪制著墨色山水,江遠翹著二郎腿坐在不遠處,一邊搖動著手中的扇子一邊嘖嘖搖頭。

“林風,你也算翩翩君子,貌比潘安,你的王妃當真就絲毫不為所動?”

“不應該啊,整個長昭國誰家女子不為你傾倒?”

“這是怎么回事呢,莫非是王妃不好你這口?”

“還是說你......”江遠自顧自的說著,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猛地吞了吞口水,向楚林風的下半身處看去。

楚林風眉心一跳,頭都不抬,直接將手中的筆向他擲去。

江遠一驚,急急的向一側躲去,不想卻被腳下的椅子絆住了腿腳,只聽“咚”的一聲,便見江遠整個人都坐到了地上。

“江遠,莫不是你最近太安生了,想尋些活計補貼家用?”楚林風冷聲說道,一邊拿起了新的毛筆,沾了沾墨汁繼續完成自己的畫作。

江遠撇了撇嘴,卻也不敢再去招惹他。

楓莊的老莊主,江遠的太爺爺,如今最欣賞的男兒便是楚林風,對自家獨苗苗江遠那是一個恨鐵不成鋼,甚至做主想讓江遠去楚林風的軍隊中磨練一番,可惜莫平一戰后,楚林風便徹底放了手中的兵權。

老莊主活了一大把年紀,為人處世已相當通透,自是明白楚林風此番用意,不禁感嘆天妒英才,暴殄天物。聽說自家獨苗苗不知何時竟與楚林風交好之時,老莊主更是連燒了三天的高香,直夸自家獨苗苗雖才能不濟,識人本事倒是不錯。

如此看好楚林風的老莊主,若是知道楚林風給自家獨苗苗布置了活計,哪怕是讓江遠去挑糞只怕也會抓著楚林風的手感謝他肯培養江遠。

也因此,江遠一向被楚林風打壓的死死的,從不敢在他面前太過造次。

面對老太爺如此不公平的待遇,好在江遠是個心寬之人,對這種事從來不上心,兩人的關系也一直維持得很好。

“看來今天心情不太好啊。”江遠站起身拍了拍身后的灰塵,小聲嘟囔著,“平時可都是理都不理我的。”

“政淵的長公主今日出府了。”楚林風看了一眼還在細細碎碎的嘟囔著什么的江遠,淡淡的說道。

江遠一愣,隨即沖到了楚林風面前,兩只眼睛都放出了光芒:“你是因為王妃不在府中而心生落寞?”

楚林風瞥他一眼,江遠瞬間泄了氣,“你不要因為她是皇上下的旨就如此抗拒,早就跟你說過,王府是你的,內部的事情只有你能掌控,何必因為皇上......”

“大婚之夜,三皇子曾來喜殿找過政淵長公主。”

“嗯?”江遠挑眉,對剛剛接收到的信息表示震驚。“所以說,王妃已經確定是三皇子的人了?那你為何還留著她?”

楚林風搖搖頭,“未必。”

“未必?什么未必?未必是三皇子的人還是未必留著沒用?楚林風你說話倒是說明白啊?”江遠大手啪的一聲拍到了桌子上,擋住了他的畫紙。

楚林風抬頭看了看他,將筆一扔,轉身離開了書房。徒留江遠在原地對著一手的墨水暗暗咬牙。

待管家尋至書房之時,便只看見江遠坐在椅子上,咬牙切齒的看著自己沾滿墨汁的手。

“公子,王爺呢?”管家小心翼翼地朝江遠行了個禮,小聲問道。

江遠回過神來,盯著管家,冷冷地一笑,“你不知道么,你家王爺啞巴了,大概治病去了吧。”

“公子,王爺和王妃都不在府中,但是三皇妃已經來府中了,您......”

“嗯?”江遠一愣,三皇妃?不就是剛嫁入長昭的荒古國小公主么?林風本來就懷疑王妃跟三皇子有勾結,三皇妃此次來不正好印證了林風的想法?

思考半響,江遠才點點頭,“既然王爺和王妃都不在,那便由本公子去會會這個三皇妃吧。”

*

“月兒,這個好看么?”聶西然拿起一只步搖,比到了自己的頭上,那只步搖在陽光下散發出熠熠的光彩,襯得聶西然更加嬌嫩。

滿月拿過步搖在自己手心戳了戳,搖了搖頭,“王妃,不好,這步搖太尖利了,容易傷到您的。”

聶西然微微勾起的唇角一僵,眼圈瞬間紅了起來。

這句話讓她產生了一種熟悉感。

前世,她的小女兒趙婧看中了一支非常好看的簪子,她本來不想給她買,因為那支簪子太過銳利,容易傷到趙婧。她就是那么跟她可愛的女兒說的,“婧兒,不好,會傷到你的。”

然而她禁不住女兒的連番撒嬌,終究還是將那簪子買給了她。婧兒太過歡喜,終日戴著那支簪子。最后,她也是用那支簪子,親手了結了自己的人生。

那支簪子,終究還是招致了血光之災。

“那算了,不要了吧。”聶西然拿過步搖放回了原位。

這種忌諱,她再也不愿意觸犯。

“如此好看的步搖,配美人剛剛好,怎么說不要就不要了呢?”輕佻的語氣,帶著些男性特有的粗狂,一回頭,卻看到與聲音及其不相符的一張柔美的臉。

“你是誰,敢這么跟我們家王妃說話,不想活了么!”滿月一向遵守禮制,半點出格的事也不肯做,聽到這男子行事語氣如此輕佻,第一時間攔到了聶西然面前,張開雙手隔開了兩個人。

“啊,原來這位美人兒,是名花有主的王妃啊。”男人點點頭,身形一晃晃過了滿月,兩臂撐在聶西然身側,將她攔在自己懷中,“那又如何?”

他的那雙琥珀色的瞳子攝著笑意,陽光從窗戶灑進來,落在他那清澈的瞳子中,仿佛一潭清可見底的清泉,帶著些恣意,又帶著些風采。

“是啊,那又如何。”她輕聲呢喃,唇角微微揚起,那一雙眼睛不知透過他看到了些什么,只是眉眼間的歡喜是滿月許久未曾見過的。

“王妃。”滿月一張小臉都皺到了一起,見自家王妃并不排斥,也就不敢太過阻攔。

聶西然收回目光,看向滿月,寬慰的點了點頭,“無妨。”老相識了。她在心中默默補上一句。

林江陽,我們終于又見面了。

前世,這個風華絕代的俊俏男子,為了救幾乎毫無生路的她,孤身一人,闖入了守衛森嚴的長昭地牢,最終隕滅在了那個陰暗潮濕的地牢中。死后,卻連個替他收尸的人都沒有。她眼睜睜的看著獄卒用草席將他裹住,生生拖了出去。

那個本該成為江湖中叱詫風云的大人物的攀陽教少主,就那么死在一個岌岌無名的士兵手中,一劍穿心,看向她的目光卻滿是不能救她的愧疚。

“敢問公子,尊姓大名。”

林江陽,可不是江洋大盜的江洋,是深林江面,一抹斜陽。聶西然默默的在心中回想著前世他的回答。

“林江陽,可不是江洋大盜的江洋,是深林江面,一抹斜陽。”林江陽挑著眉,十分自豪自己的名字。

看著他明明沒什么含義的名字,也被他硬扯出幾分意蘊,聶西然不禁嗤笑一聲,“真沒文采,是‘憑將清淚灑江陽’的那個江陽,記住了?”

林江陽舔了舔唇角,眼睛快速的眨了幾下,支在她身側的手微微松了松,人也向后退了一步,“你這個美人兒的反應不太對啊,你該不會是要劫我的色吧。”

聶西然再次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是要劫你的色,你又待如何。”

“王妃!不可妄言,您這話可是對王爺的大不敬!”聽著聶西然絲毫沒有女子嬌羞,絲毫沒有已為人婦的覺悟,滿月一張臉都急的紅彤彤的,想上前將林江陽拉開,卻又不敢在眾人面前跟男子太過拉扯,引了人注意,發現這與男人糾纏的人是剛嫁入長昭的王妃。

“公子可有住處?”

林江陽挑眉,又后退了一步。

“想來也是沒有,不如跟我去莫平王府住?”

林江陽再次后退一步,“這多有不妥吧,你一介女流,帶一個不明不白的男人回家,不怕別人說閑話?不怕你夫君休了你?”

“怕?你怕便不去,不過借住,公子竟也怕至如此地步。”聶西然冷笑一聲,從他身側越過,裝作要離開的摸樣。

“哎?誰說本公子怕,本公子是君子之風,怕連累美人兒而已,既然美人都不怕,本公子怕什么呢?走,今兒個就借住美人兒家了。”林江陽伸手攔住她。

聶西然偷偷勾起唇角,這家伙還是一如既往的笨,隨隨便便一個激將法便讓他輕易上鉤。

“王妃,您才剛來這長昭,連王爺的性子都沒摸清楚,日后要如何過活還不知道,就這么把一個大男人帶回府中,王爺若是怒了,只怕您之后真是沒好日子過了。”滿月拉住聶西然的衣袖,趴在她耳邊小聲提醒道。

“怒?與我何干,不過都是借住,他若是怒,我們便換個地方借住罷了。”聶西然推開了滿月,不想再聽她的勸阻。

“滿月,帶上這位公子,我們回府。”聶西然一甩衣袖,聲音爽朗清脆。遇到了前世故人,無論曾發生過什么,總歸是讓人十分開心地一件事情。

小說《半緣西然》 第7章 又見面了,林江陽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情有獨鐘小說
  2. 耽美小說
  3. 暖婚小說
  4. 校園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