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樂樂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都市極品天尊

更新時間:2019-09-21 14:32:11

都市極品天尊 已完結

都市極品天尊

來源:小說云作者:烈火人龍分類:都市主角:徐由沈夢瑤

主人公叫徐由沈夢瑤的書名叫《都市極品天尊》,是作者烈火人龍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徐由渡劫失敗,重回萬年前,再次踏入了十七歲的高中校園,重新走上一條長生的修仙路。上一世他是威凌仙界的無德天尊,這一世他就是末法時代的大宗師,立誓要彌補前生的遺憾,護我所愛,殺盡仇敵,再登極品天尊。...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咣!

把車門一關上,吳老大就拉下面罩,露出那張被刀劈過的臉頰。少年時在街面上混,被人當臉一刀毀了容,右眼都差點瞎了。后來跑到壕江去躲了一陣,加入了當地的黑幫。因為敢打敢殺,混出了些名頭。再往后出來組了個小團伙,號稱臨海四兄弟,也算是江淮道上有名頭的殺手。

這次的事,要不是任老板親自打電話,他還不會回臨海。

“那小子到底死了沒死?”

“放心吧,連車都打冒煙了,還不死?咱們用的是破甲彈。”

吳老大一瞥這些小兄弟,他也心里有數,別看是在后座,就算能活下來,也活不了幾天。

“吃過飯就給任老板打電話,讓他付尾款。”

“知道。”

這票干得很漂亮,又能去會所放松十天半個月的了。

沒等他們走出車庫,一個冷冰冰的聲音響起:“還想收尾款?任平生在哪里?”

“什么人?!”

吳老大等人一轉身,就看到站在距離他們不到五米的徐由。

“你,你怎么還沒死?”

“沒死?他身上連一個槍眼都沒有!他媽的,怎么回事?”

吳老大臉色一變,不對,任平生的信息有誤,能從子彈下活下來的,只有假神境的宗師,難道說這個徐由不是半分境的武修?而是假神境的?

“給我開槍!”

吳老大一喊,才想起槍放在車里,矮身想要鉆進去拿,一道紫藍閃電轟在他身上。

電流逐漸放大,把四人都籠罩其中,酥麻的感覺,讓他們竟然覺得有點飄飄欲仙,可這念頭實在太過荒唐,全身又想使勁,半分力氣提不起來,眼睜睜看徐由握緊拳頭靠近,心中更是駭然。

內勁外放,假神境大宗師!

吳老大都想死了,他媽的任平生給找的什么買賣,連假神境都敢殺?!不知道一個假神境的宗師,足以相當于一支軍隊嗎?地位更是尊崇無比。

他哪知道,雖然徐由的境界只相當于半分境中期,可他的功法,哪是地球上的武修能比的。就像同樣是一把菜刀,武修只能切豆腐,而他能切掉最堅硬的鉆石。

“雷電三式!流電閃!”

徐由吐出七個字,一拳擊向前方,一眨眼的工夫,吳老大四人身上布滿的電流,一下將他們撕裂,連那輛商務車也未能幸免,像是被人用電鋸鋸開成了幾十段似的。

“可以安心的去吃飯了。”

紫楓閣牡丹廳。

蕭重逸身邊的錢紫琳正在殷勤地為他打開碗筷,又給他倒上了香醇的普洱,才瞪了眼對面的王東:“能不能別抽煙了?”

“哎,抽兩口提提神,”王東笑說,“不知道徐由跟咱們趙大美女到了沒,這菜都快要上來了。”

“徐由來不來我不在意,可趙大美女要快些來啊,要不咱們張明劍同學,可就坐不住了。”

大家哈哈大笑,張明劍是想追趙輕塵,可蕭重逸表態了,他也只能憋屈的退到一旁。

“齊隆,那個趙輕塵很美嗎?”陳婭然還比他們先到了,臨海二中離這邊近一些。

“沒你美。”齊隆口不對心地說。

陳婭然還真吃這一套,露了個笑臉。

這時門開了,趙輕塵走進牡丹廳,照亮了整個房間。

“輕塵,來我這邊坐。”蕭重逸招手。

趙輕塵神色恍惚地坐在靠外的空座上,她還在思索,剛才出租車上,徐由是怎么一瞬間摟著她到綠化帶里的。速度之快,不像是剛入境的武修。

可她雖然是趙家子弟,卻不是武修,見得多,未必清楚其中奧妙。

但她這深思的表情,有種西子捧心的柔弱,讓人想要保護。蕭重逸情不自禁的換坐到她身邊,讓錢紫琳的臉一下就變了。

王東蘇啟明等人也是面面相覷,蕭重逸這是怎么了?還就喜歡上她了?

難不成是趙輕塵在校門外沒坐他的車,讓他脾氣上來了?

“輕塵,我給你倒杯茶吧。”

我去!蕭老大給女人倒茶?齊隆都感到大跌眼鏡。

錢紫琳更是醋意滿滿,咬得嘴唇快破了皮。

“不對,不對,要是半分境的話,速度絕無可能快如閃電,可要是假神境宗師,這華夏也沒幾人,他才十八啊……難道是這樣,爺爺才看重他的?”

“輕塵,喝喝這普洱,上等的熟洱,養胃得很,等吃菜的時候,能曖曖胃,容易消化。”

蕭重逸耐著性子,他相信以他的優秀,趙輕塵不會無視。

“咳!”

齊隆剛一咳嗽,差點嗆住,門一開,徐由進來了。

“啊,你剛才干什么去了?”趙輕塵像從夢境中出來,一張手就抓住他胳膊。

“殺人!”

徐由淡淡說完,安然坐下。

陳婭然認出來了:“啊,是你啊,那天電影院里就是你擋著我是吧?被我家齊隆教訓得還不夠是吧?你還敢露臉了?齊隆,揍他!”

齊隆打了個哆嗦,他哪敢打啊,借他個膽都不敢。

“這……大家都是同學,那天徐由也不是故意的,算了算了。”

王東馬上嚷道:“齊隆,你不是咱們空手道社的高手嗎?你還怕徐由了?”

“這……快吃飯了,別鬧了!”

齊隆都在哀求了,這家伙連雷都劈不死,我踹他一腳,自己腿還傷了,這哪能跟這種怪物打。

“蕭老大,這還是你們空手道社的人嗎?”王東嗤笑道。

他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家里有的是錢,這邊就是桌子掀了,椅子壞了,那又值得幾個錢的?早就瞧徐由不順眼了,趙輕塵問他去干什么,他還說殺人……呸,你當我們是三歲小孩呢。

蕭重逸強壓著滿腹怒氣,淡然說:“先上菜吃飯,有什么事等吃完飯再說。”

吃飯時海闊天空的聊著,唯獨徐由沒說話,連趙輕塵都回了蕭重逸幾句,畢竟都是同學,也不能不理會蕭重逸,反倒顯得徐由格格不入。

要不是徐長河在前生的突然崛起,徐由跟富貴圈子確實沾不上邊,但徐長河如流星劃過,他也享受的時間短暫,校友會時,他已由于母親的病情備受折磨,年過三十兩鬢斑白,只能坐在后排,仰望臺上的蕭重逸王東。

但再過百年,這些人都成一杯黃土時,徐由卻修仙得道,縱橫仙界,眼界哪是他們能比的,又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了。

“我剛出去看到任哥了,我去打聲招呼。”王東上了個廁所,進來欣喜的說。

他家跟任哥有些生意上的往來,王東的父親年紀大任哥很多,跟任哥面上是兄弟兩稱,私下王東叫他任哥,他也不反對。

“是任平生?”連蕭重逸都聽說過。

“除了他還有哪個任哥?”王東自豪的說,“我去敬杯酒就回來。”

他一走,蘇啟明看齊隆他們還一臉茫然,就解釋說:“任平生是咱們臨海最牛掰的大佬,黑白通吃!連陳副市長都跟他稱兄道弟的,好幾家場子都是任哥開的。勝利菜市場強拆的事聽說過嗎?那就是任哥的手筆。那幾家不肯搬走的,連市里拆遷辦都沒辦法。還是任哥叫手下把人半夜里被拖出來,推土機一推,整棟樓夷為平地,這才沒耽誤了工程。”

這事鬧得很大,還上了報,第二天卻發了一條澄清的消息,硬把事情壓下來了,看得出任平生手段了得。

錢紫琳也說:“我也聽說了,當初那叫得最兇的,說誰要敢拆,他就弄死誰的,三天后被人發現死在郊外的垃圾場。這也是任哥干的?”

“這還用說,自然是任哥的手段,”蘇啟明一臉羨慕,“任哥可是白手起家啊,一個男人能混到他這種地步,也算是不白活了。”

趙輕塵微微蹙眉:“弄死了人也沒人管?”

蘇啟明笑道:“任哥在咱們臨海不說只手遮天吧,也算得上排名前三的人物,這又是市里的舊城改造工程,誰敢管?”

“他能比得上馮家?”

“趙大美女外地來的,也聽說過馮家?”

“我聽說過馮老。”

蘇啟明拍手說:“那就是了,臨海最大的還是馮家,任哥也只能排得前三。”

蕭重逸微微點頭:“說到臨海,除了馮家,沒人敢說第一。”

錢紫琳不知什么時候又坐到了他身旁,身體幾乎貼進他懷里,滿臉的嫵媚深情,手掌還打算跟他十指相扣,一抬頭看見徐由眼里的嘲諷,頓時冷笑說:“大家聊歸聊,可別忘了徐由也在啊,都跟他聊聊天。”

“跟他有什么好聊的啊?”林螢火噗嗤地笑了,“誰不知道他是走吳鳳山的后門進的咱們一中,交學費恐怕都吃力吧?咱們這一桌,可都是什么身份的人?有話題可聊嗎?你不看他剛才連嘴都搭不上吧?他可能連任哥是誰都不知道吧。”

錢紫琳等人相顧而笑,是啊,我們這不單是重點班的學生,家里不是做生意的,就是做官的。人家一個普普通通,成績還吊車尾,每周被抓到晨會講臺上做反面教材,要不是張明劍想追趙輕塵,硬拉他過來,這桌子他有資格坐上來嗎?

張明劍正因為蕭重逸看上趙輕塵,他沒了機會,滿肚子火沒地方出,頓時一拍桌子:“我就說有東西礙眼,原來是你!你給我出去!”

錢紫琳笑道:“是啊,你要不出去的話,這桌菜就你買單吧。”

菜在徐由來之前就點好了,都是山珍多,要不就是頂級的海鮮料理,一桌菜加兩瓶紅酒,一共兩萬出頭,對在坐的人都完全沒壓力,可卻是臨海普通人家兩年的生活費了。

嚴惠婷看不過眼:“你們這樣擠兌徐由不好吧?他哪里拿得出這么多錢?”

“那我們也不擠兌他,這桌菜算是湊份子行吧?咱們十個人,一人出兩千。”蘇啟明笑嘻嘻的拿出錢包,開始數錢。

“輕塵的我來出。”蕭重逸拍胸口說。

徐由沒說話,張明劍陰笑說:“沒錢是吧?我想你也拿不出這錢,要不現在就滾?”

門這時開了,王東陪著個男人走進來:“你們鬧什么呢?任哥來給大家敬酒,還不都倒滿了。”

小說《都市極品天尊》 第012章犯天尊者殺無赦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豪門世家小說
  3. 驚悚懸疑小說
  4. 虐戀情深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