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最新資訊 >

熱文《一妃難求:冷傲帝王不經撩》葉安歌楚博衍全文無彈窗閱讀

2019-06-25 23:21:39   編輯:萌果果
  • 一妃難求:冷傲帝王不經撩 一妃難求:冷傲帝王不經撩

    主角是葉安歌楚博衍的小說是《一妃難求:冷傲帝王不經撩》,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西檸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她本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宮女,卻因遭人陷害而被下令就地處死。她心有不忿,于是死里逃生后誓要報仇雪恨!她精心設計,終于有了下手的機會……但,說好的復仇,怎么畫風越來越奇怪?為了復仇,她不僅陪吃陪聊還得陪睡...

    西檸 狀態:連載中 類型:言情
    立即閱讀

《一妃難求:冷傲帝王不經撩》小說介紹

甜寵新書《一妃難求:冷傲帝王不經撩》是西檸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葉安歌楚博衍,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葉安歌與任彬相處久了才發現,他竟然如此的伶牙俐齒,每次她與他吵嘴根本討不到半分好處,讓她不得不覺得當初在西河縣其實任彬是故意輸給那個婦人的,否則以他如此毒辣的嘴巴又怎么會讓人污了他的清白呢?只是葉安歌...

《一妃難求:冷傲帝王不經撩》 第十八章 已經死過一次 免費試讀

葉安歌與任彬相處久了才發現,他竟然如此的伶牙俐齒,每次她與他吵嘴根本討不到半分好處,讓她不得不覺得當初在西河縣其實任彬是故意輸給那個婦人的,否則以他如此毒辣的嘴巴又怎么會讓人污了他的清白呢?

只是葉安歌什么也沒說,一如往常般與任彬兄妹和諧相處,只是在與任彬朝夕相處的斗嘴的過程中,她也慢慢變得牙尖嘴利起來,只因心中還有著一份爭強好勝的少女心思。

這一日,葉安歌和任彬特地去了山里的河邊,釣了許多大魚,因著這段時間是冬日,許多動物都已經尋不到蹤跡,他們許久沒有開葷了,今日難得出了些許太陽,將河里的薄冰融化了一些,他們才能收獲頗豐。

葉安歌看著那些魚,忍不住嘴饞起來,任彬看著她垂涎三尺的模樣,笑了笑,當即生了火烤起魚來。

任彬的廚藝甚好,沒過多久幾條魚便香氣撲鼻,葉安歌連忙抓了一條啃得滿嘴都是,含混不清地道:“任大哥,你真是太能干了,若是誰以后嫁給了你,那可真是她的福氣。”

任彬看著只顧著吃的葉安歌,咧嘴一笑,故意調侃,道:“那不如你嫁給我便是了。”

“咳咳咳……”葉安歌沒想到任彬會這樣說,一時一根細長的魚刺卡在了喉嚨里,好半天才咳了出來。

任彬看著她慌慌張張的樣子,笑著道:“看把你急的,我不過是同你開玩笑罷了。”

聽見這話,葉安歌懸著的一顆心這才放了下來,正想開口說些什么,而這時,任彬卻話鋒急轉,“安歌,如今你的身體已經痊愈,日后可有什么打算?”

葉安歌聽了任彬的話,緩緩放下手中啃了一半的魚,轉頭盯著任彬,想著有些話終于是該坦白了。

于是葉安歌看著任彬,鄭重其事地道:“我要殺楚博衍。”

任彬大驚,手里的魚差點兒掉到地上,不過一瞬,他便反應過來,慌慌張張地左右張望著,生怕有人聽到葉安歌如此大逆不道的話,“你可知楚博衍是什么人物,那可是大楚的皇帝,你不要命了么?這可是株連九族的重罪!”

葉安歌苦澀一笑,頓覺就連方才吃到肚子里的魚也變得苦了起來,道:“株連九族?我哪里還有九族可以被誅呢?”

她的娘親和她的父親,早在她被下令處死的那一天便被牽連了,她昏迷了那么許久,連父母的喪禮都不能去,只能日日看著一座空墳發呆,而這一切都是楚博衍害的,她只不過是沒來得及離開宣政殿罷了,便要落得個家破人亡的下場么?楚博衍雖位高權重,可也不該如此草菅人命,這口惡氣讓她如何咽得下去?她和楚博衍之間,隔著的可是父母的血海深仇!

任彬知道他觸痛到了葉安歌的傷心之處,心里很是歉疚,卻還是勸慰道:“今日是你的生辰,過了今日你便滿十六歲了,正是人生的大好年華,你又何必如此執拗呢?”

“任大哥,事到如今你還是不愿意和我說實話嗎?院子門前流過的那條河,宮里稱之為死人渠,是專門用來丟棄犯了罪的宮人的,你既然敢把我和攸寧救起來,肯定知道我和她是什么樣的人,連我們這樣的人你都敢救,你還要說自己是平民百姓么?”葉安歌一雙眼睛灼灼地盯著任彬,里面似有火焰跳動,并不正面回答任彬的話,反而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見任彬并沒有反駁她,葉安歌繼續幽幽地說道:“至于你的身份,其實也并不難猜,在西河縣的時候,我為了給葉世雄一點兒教訓,便將他綁在了村口的大樹上,可第二天醒來他卻莫名其妙地染上了花柳病,還被人扒光了衣服,削了官位,從此瘋瘋癲癲的,他嘴里總是說著‘京城特使,京城特使’,聯想起這段時間發生的種種,想必那位京城特使便是任大哥你吧。”

這些話葉安歌都是以一種極其平靜的態度說出來的,而任彬始終一言不發,只是深深地凝視著葉安歌,仿佛要把她的心思全部看透,不知過了多久,他才緩緩開口:“如此說來,你早就發現了。”

葉安歌卻是看著他笑了起來,道:“畢竟已經死過一次,腦子若是再不靈光些,只怕還得去見閻王爺。”

“果然是個通透伶俐的人兒,倒也不枉費我當初在西河縣幫你。”

這是承認了?

葉安歌看著任彬,其實方才的那些話,都只是她的猜測而已,只想著說出來試上一試,沒想到任彬卻是如此爽快的便承認了。

“不過,我從死人渠救你,絕不是想將你牽連進此事之中,不過是顧念著你之前幫過我罷了,方才的那些話,你以后千萬不要再說了,我也就當從未聽過。”任彬繼續說著,倒是移開了目光,不再看向葉安歌,只專注于手中的烤魚。

葉安歌一聽這話,心里有些急躁,可她明白若是她表現出來,任彬自此便會看不起她,于是耐下心來,目光也在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中變得越發銳利,到最后壓低了嗓音,一字一句鄭重地道:“我是真的想殺了那個狗皇帝。”

這一次,任彬倒是淡定了不少,眼中并沒有初聽這話時的驚慌,而是深深地看著葉安歌,道:“楚博衍是大楚的皇帝,掌握著天下所有人的生死,若是人人都來找他尋仇,那豈不是亂了套,逝者已矣,你又何必耿耿于懷?”

葉安歌卻是咬牙切齒地道:“我葉家世世代代為奴,我也一直逆來順受地守著本分,從不敢有半分僭越,可就算這樣,他還是不肯放過我……和我的親人,要我如何甘心命運如同賤草一般讓人擺布踐踏!蒼天無眼,那我就只能自己討回公道!”

任彬搖了搖頭,嘆息道:“可你要殺的人是天子,是大楚的神明!”

“那又如何?”說了這么多,葉安歌便也越發透亮,仿佛一直積壓在心口的陰霾一掃而空,“既然閻王爺當初不肯收我,就是要讓我做點事,我不懂多少大道理,可娘親有一句話我一直記到現在,那便是——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小說《一妃難求:冷傲帝王不經撩》 第十八章 已經死過一次 試讀結束。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牛牛客服 体育7星彩 胜分差倍投 北京单场sp值回查 六合彩玄机 重庆时时彩走势 吃鸡游戏怎么下载 老时时彩开奖号码 快3大小单双预测 淘宝快3群 福彩双色球开奖 监狱建筑师什么最赚钱 火红怎么赚钱快 山西快乐十分微信群 谁玩贪狼玩月赚钱了的 大连福彩中心 31选7中4个多少钱